寻求报道

贾跃亭“坑”过的那些人

东三环霍建华 01月24日 人物
贾跃亭总能找来“接盘侠 ”。

贾跃亭还在四处奔走。

在和恒大分手之后,FF又一次站在了悬崖边上,他要为其找到新的资金来源,因为新能源汽车是他最后的翻身机会。

国内,乐视的“余震”还在持续。日前,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无力偿还一亿元的欠款,而韬蕴资本要面向全社会半价出售易到的股权。

很多人或许会说,贾跃亭走过的地方处处是坑。无论是乐视、易到,还是FF,他总是用高超的融资术,在关键时刻找到合适的“接盘侠”。

而那些入坑的人,要么是精明果断的投行精英,要么是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可他们却还是没有逃脱那张贾跃亭精心编织的网。

愿赌服输孙宏斌

那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

2017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重点是宣布前者执掌的融创以150亿元入股乐视。

就在两个月前,贾跃亭的一封公开信将乐视的问题暴露在公众面前。在信中,他强调由于发展节奏过快,公司正面临严重的资金问题。

乐视的股价应声而跌,质疑之声也随之而来。沉迷生态化反的贾跃亭,没有等到他要想要的结局。

最初,为了缓解资金压力,贾跃亭想向孙宏斌出售一块地产,那块土地位于三里屯,也是北京最繁华的地方之一。

众所周知,房地产正是后者所经营融创的核心业务。此前,他还经营过一家名为顺驰的房地产公司,一度覆盖全国16个城市。

孙宏斌的野心却远不止与此,在房地产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他想为融创扩展新的业务边界,已经释放出巨大经济活力的互联网成为了优质标的之一。

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只用了36天,孙宏斌就做出了决定。在他看来,尽调后,自己对乐视的账务比贾跃亭还要熟悉。坐在一旁的贾跃亭,笑意堆满脸颊。

贾跃亭与孙宏斌

在现场,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2017年7月,已经置身事外的贾跃亭去了美国,他要在那里完成造车梦,留下孙宏斌一个人来应付乐视的烂摊子。

在两个月后,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的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显然,他已经意识到乐视的危机远比最初以为的要大。

 “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他很快推进了一系列去“贾跃亭”化的改革,原先乐视网的班底遭遇大轮换,将主业聚焦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不再搞生态化反。

只不过,这一切并没有将乐视从泥潭中拖出来。

2018年1月,在回答投资人提问时,孙宏斌承认了对乐视的错判,他没有想到关联公司对乐视的债务无法还款,矛头直指贾跃亭。

据了解,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乐视网更是公告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Faraday 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可这对贾跃亭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孙宏斌只能无奈的表示 “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很快,他辞掉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担任乐视网的任何职务。言犹在耳,那个一向作风强悍的房地产大佬,还是没有把乐视搞好。

“半价出让”温晓东

现在看来,那更像是一次无奈的接盘。

作为纯财务投资人,韬蕴资本的掌门人温晓东或许没有想过会经营一家网约车公司,而贾跃亭也没有给他过多准备的时间。

2015年10月,易到被乐视控股。在过去两年的时间,滴滴和快的凭借腾讯与阿里的扶持,快速蚕食着网约车的市场份额,易到需要一个巨头来做靠山。

关键时刻,贾跃亭伸出了双手。他派出了乐视高管执掌易到,创始人逐渐成为了摆设,而依靠充反补贴,易到实现了快速增长。

据了解从2015年11月到2016年6月,持续224天的"100%充返活动"中易到用户累计充值高达60亿元。真金白银出去之后,易到的日订单量也从几万单冲到了一百万单。

但随着乐视资金的紧张,60亿元的冲返缺口逐渐显露出来。已经无暇顾及易到的贾跃亭,要为其找到新的接盘侠。

韬蕴资本成为了最好的选择之一,作为乐视的投资方之一,据媒体报道,韬蕴资本在乐视系身上押注的资金高达几十亿。

由于无法实现对赌条议,按照要求,乐视需要回购韬蕴资本的股权,所以这些股权自动变成了债权,韬蕴资本由此成为了乐视的大债主。

资金压力之下,要贾跃亭用真金白银偿还已经变得不可能,易到就这样被乐视推了出来。“尽职调查还没做,“乐视就宣布了消息”。

在接手易到之后,韬蕴先解决了司机提现难的问题,随后推出阶梯返利制,吸引司机加入,但易到的危机却还远没有消失。

与乐视之间说不清楚的债务关系、趋于稳定的网约车格局以及时不时出现的司机提现困境,皆使易到面临着更多的不确定性。

而从一开始,温晓东似乎就没想过一直将易到经营下去。此前就传出赫美集团要收购易到的消息,后来却无疾而终。

1月21日,易到大股东韬蕴资本公开发布《关于向全社会公开出让易到股权的声明》,称难以再向易到进行持续性投入,要对所持有的全部易到股权进行半价出售。

在接盘一年多之后,易到终究还是成了温晓东的沉重的包袱。

对簿公堂许家印

2018年7月13日, FF位于美国的工厂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包括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恒大集团总裁兼FF董事长夏海钧以及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等高管。

这也是恒大宣布以67.46亿港元入股法拉第以来,许家印与贾跃亭的首次同框。在参访过程中,许家印表示,“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恒大未来将会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和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

贾跃亭与许家印

外界没有想到的是,还有渡过蜜月期,双方就闹翻了。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声明称贾跃亭已经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撕毁双方所有协议。

对于其中的原因,恒大方面解释称,贾跃亭提出恒大于2018年5月25日支付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

而按照之前的融资协议,恒大支付的节奏是: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也就是说,FF想要提前把明年的钱拿到手,还要比协议约定的多要1亿美金。

恒大看上去倒也爽快,7月份又与贾跃亭方面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以提前支付。

恒大称,贾跃亭利用其在多数董事席位权利操控FF,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方面付款,并一纸诉状向有关部门提起仲裁。

于是在经历了短暂的发酵之后,FF回应称其试图摆脱恒大的唯一原因是,恒大没能够履行承诺和支付同意的款项。“恒大不应该一边扣留款项,一边阻止FF接受其他投资。”

在不断的交锋之后,双方最终选择了和解。根据协议,恒大先期投入的8亿美元将转为32%的FF优先股权,并100%持有FF香港,而FF香港持有FF在中国的所有资产,包括FF中国和恒大法拉第等相关公司。

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持有的32%的FF股权,第一年内行使价为6亿美元,第二年到第五年行使价分别为7亿美元、8亿美元、9.2亿美元、10.5亿美元。

而FF将会回收除南沙土地及设备之外的FF中国全部资产,包括莫干山项目、技术、专利、原有团队、管理权以及相关权益。而广州南沙工厂则规划归恒大。

一心造车的许家印,最终没能在FF上实现造车梦。他很快又找到了新的标的——NEVS。或许是由于FF的经验教训,在与NEVS签约时,恒大着重强调,“控股权必须在50%以上”。

最后一张图,自行脑补

本文是不凡商业原创文章,作者:东三环霍建华,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