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孙正义告诉我,创业者的野心是企业潜力的唯一上限

快公司 01月18日 人物
时节有好有坏,但软银永远都在

了解他的人都说他机智、谦虚,还有一种自嘲式的幽默感。朋友们取笑他长得有点像查理·布朗(Charlie Brown),他就把一个史努比娃娃放在桌子上。在一场投资者会议上,他曾经自称“大嘴巴”。他喜欢电影《星球大战》。2018年5月,一位采访者询问他如何挑选投资对象,他回答道:“尤达说,‘听从原力。’”

他很少穿西装。当Nauto CEO赫克第一次见到孙正义时,他穿着牛仔裤和拖鞋。“我见过不少年轻创始人带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见孙董。”费舍尔说道。“到最后,他们已经和他聊起了自己的梦想。

同事们说,孙董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初企创始人一起聊天,激荡脑力、制定战略、发明创造。“如果可以花一整天做他喜欢做的事情,那孙董会选择和创业者见面。”软银首席运营官、Sprint(以软银为大股东的无线运营商)前CEO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说道。

在这些会议上,孙正义的关注点并不是利润率。他想了解的是,这家公司能走多快?这对投资组合的CEO们产生了催眠作用。房地产经纪平台Compass的联合创始人兼CEO罗伯特?里夫金(Robert Reffkin)回忆道:“孙董告诉我,创业者的野心是企业潜力的唯一上限。”(里夫金说,孙正义也问过他,如果钱不是问题,他会怎么做。)据汽车共享平台Getaround的CEO萨姆?扎伊德(Sam Zaid)回忆,孙董曾问他:“我们怎样才能帮助你们扩大100倍?”最后,他在2018年8月给了他3亿美元。

即使是经过验证的成功者,面对孙董的激励天赋也无法无动于衷。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认为,“像孙正义这样的人能够加速世界的发展。”他说,孙正义是Uber最大的投资者,他的支持将发挥关键作用,帮助他把Uber打造成“交通运输界的亚马逊”。霍森伯德第一次见到孙正义时,这位软银董事长告诉他未来的Vision Fund合伙人,“我们要改变世界。”

2018年春天,另一家初企Light的联合创始人兼CEO戴夫?格兰南(Dave Grannan)在东京见到了这位软银老大。Light生产的3D相机也将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眼睛。(孙正义的策略是在同一领域多处押注;不管怎样,庄家始终是赢家)。当时,格兰南正在孙正义的办公室演示他的相机技术,孙董抓起了创始人带来的演示相机,把镜头对准挂在墙上的一幅肖像画,画中人似乎是一位年代久远的日本武士。然后,他就把相机还给了格兰南,没有解释原因。

后来,格兰南猜想这幅画可能很有意义,就去查了背景资料。原来,画中主角是坂本龙马(Sakamoto Ryoma),著名的浪人冒险家,出身贫寒,推翻了德川时代的封建幕府,推动日本走进现代社会。他是孙正义儿时的英雄。“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它(这幅画)都会提醒我要做对得起龙马的决定,”孙正义曾经告诉一名观众。“龙马是我生命的起点。”

孙正义在日本南部偏远的九州岛长大,自小家境贫寒。20世纪60年代,他的家人从韩国移民过来,当时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十分猖獗。父母给他取名Masayoshi,在日语中是“正义”的意思,希望这个听起来很体面的名字能够改变把韩国人塑造成无赖、骗子和小偷的文化偏见。然而事与愿违:小正义在学校还是被欺负了。

孙正义从与父亲的关系中汲取力量,父亲光教(Mitsunori)坚信他的孩子注定会成为伟人。上小学时,小正义曾告诉父亲,他想当一名老师。现年82岁的光教对儿子说,他把自己的未来想得太狭隘。

据日本传记作家井上笃夫(Atsuo Inoue)在2004年出版的《飞得更高》(Aiming High)一书中所述,光教当时告诉儿子:“我相信你是个天才,你只是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光教开咖啡馆遇到困难,就让儿子帮他招揽顾客。小正义教他用免费赠饮吸引顾客,等他们进门后再把钱赚回来。光教在街上派发饮料券,很快,咖啡馆就坐满了人。

孙正义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学位后,于1981年返回日本,创办了软银。他只有两名兼职员工,没有客户,却为这家以销售电脑软件起家的公司制定了一项50年计划。那时候,拥有电脑的人很少,软件业务几乎不存在,但这并不重要。他告诉两名员工,“五年后,我的销售额将达到7,500万美元,”两人立即辞职了。

为了招揽生意,他甚至采纳了自己曾经给父亲的建议:在大街上免费派发调制解调器。还有一次,孙正义在电子产品贸易展预定了最大的展位,花光所有钱制作了宣传单、显示屏和一块写着“革命已经到来”的牌子。他的摊位吸引了一大群人,却依然没有人下单。但他坚持了下来,到了1990年代中期,软银已经成为日本最大的软件分销商,并在孙正义带领下在日本上市。

孙正义被那个时代蓬勃发展的互联网所吸引,他的注意力转向了美国。在雅虎和E-Trade上的成功投资促使该公司投资了更多项目。1997年,硅谷当地报纸将软银列为最活跃的互联网投资者。后来,该公司一位风险资本家告诉《福布斯》,“我们的超级战略是吸引每个人的眼球,然后获取他们的资金,最后在他们的所有业务中分一杯羹。”2000年1月,就在互联网时代达到顶峰的两个月前,孙正义声称已通过100多笔投资拥有全球互联网公司公开上市价值的7%以上。

迈克尔?罗南(Michael Ronen)与孙正义合作了20年,起初是高盛集团的一名银行家,如今是Vision Fund的合伙人。他表示,“大多数有过他那种经历的人都变得犹豫不决。”但朋友们说,越是绝望,孙正义越是从容。“你从未见过如此无所畏惧的人。”罗南说道。

即便在孙氏帝国衰落之际,他仍斥资2,000万美元收购了当时鲜为人知的一家中国电商网站34%的股份,网站的运营者原来是一名教师。14年后,阿里巴巴上市,他的股份价值500亿美元。

2018年11月,在公布软银第二季度财报时,孙正义告诉投资者和分析师,“20年前,互联网诞生了,现在人工智能即将全面启动。”站在东京的舞台上,他列出了一系列数字作为论据。在他身后,一张幻灯片展示了Vision Fund投资组合中的几十家公司,其中不少估值超过10亿美元(部分原因在于软银的慷慨解囊)。2018年5月,在将印度电商公司Flipkart的股份出售给沃尔玛之后,Vision Fund的投资回报使软银的营业利润增长了62%。

孙正义和同事谈到他的策略时,会使用日语“gun-senryaku”一词,意思是一群列队飞行的鸟。(他也把自己的投资项目称为“头号精英群”。)这些企业集结在一起,比单独发展更快且更有力。内部人士称,其速度甚至比外界任何人所意识到的还要快。去年夏天,孙董要求首席运营官克劳雷(Claure)成立一个新的内部部门,专门负责“价值创造”,其目标是帮助Vision Fund资助的创业者利用软银庞大的全球资源和合作伙伴关系。克劳雷的部门被称为软银运营团队,目前有100名员工,预计明年某个时候将扩大至250人。

这种价值创造的关键要素之一在于联结不同公司,帮助彼此成长。孙正义举办晚宴和活动,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建议大家使用彼此的服务(他在上世纪90年代也采用了这项策略)。举个例子,Compass和Uber向WeWork租用办公空间;去年秋天,人工智能导航系统Mapbox与Uber签署合作协议;Nauto会见了自动驾驶软件制造商GM Cruise(去年春天,软银向其投资22.5亿美元)的高管。

通过孙正义的介绍,创业者感觉自身与一个更远大的目标紧密联系。“家族概念确实奏效。”Nauto CEO斯蒂芬?赫克说道。“我们之间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信任,我们都在朝着这一愿景努力。”

2018年秋天的某个晚上,孙正义在家中举办了一场晚宴,招待他的高级投资团队。大家围坐在餐桌旁,探讨公司的未来。孙正义提到,他最近在亚洲见了几家公司,它们正在寻找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商业的新方法。他表示相信人工智能可以跨界进入众多行业,并解释了原因,此言引发了一场热烈的讨论,大家纷纷分享了自己目睹的新机遇。一股强大的前进动力已然形成。除了向前,还有其他可能吗?

据朋友们说,孙正义在40年职业生涯中建立起来的全球人脉网络,就像他的专项资金一样庞大(且重要)。这其中包括了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和马云等商界领袖,以及世界各国的领导人。某位与孙正义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你必须记住这一路是谁帮助了你,无论顺境逆境,你都必须对你的伙伴报以忠诚。”

孙正义正在努力确保Vision Fund能够存活下去,不管有没有沙特的资金支持:去年秋天,软银从银行获得了大约130亿美元的贷款,包括高盛集团、瑞穗金融集团(Mizuho Financial)、三井住友金融集团(Sumitomo Mitsui Financial)和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

他还明确表示,Vision Fund照常运作,同时公布一系列新项目,包括投给View(“智能”窗户制造商)的11亿美元和Zume(开发烹饪机器人)的3.75亿美元,以及为字节跳动及其AI新闻和视频应用程序牵头的融资。“这仅仅是个开始。”拉杰夫·米斯拉在去年12月告诉我。未来一年,Vision Fund计划支持数十家AI新初企,其投资组合几乎翻倍,从70家公司增至125家。

在这个星球上,最有能力影响下一波科技浪潮的人非他莫属。不是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不是马克·扎克伯格,也不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他们财力雄厚,却不如孙正义集野心、想象力和勇气于一身。如果能够取得成功,Vision Fund投资下的企业网络将重塑关键的经济领域:228万亿美元的房地产市场、5.9万亿美元的全球交通运输市场、25万亿美元的零售业务。我们将无法像关闭电脑和智能手机一样,关闭Vision Fund支持的服务和技术。他们最终将拥有自己的思维和想法。

当然,孙正义并不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经济衰退、地缘政治危机、政府监管机构等任何因素都有可能推翻他精心制定的计划。再说了,他总会有押错公司的可能。然而,孙正义没有时间“贩卖疑虑”。

Vision Fund成立时,他说:“时节有好有坏,但软银永远都在。”

作者:快公司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