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微信七年,社交求变

李小白 2018年12月05日 其它
大变革前夜,总是暗流涌动,社交行业或许已经到了重新洗牌的节点。

1.jpg

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李小白

陈一舟或许是想明白了,也或许是绝望了,他卖掉了成立9年的人人网,尽管最终的成交价只有2000万美元。

要知道,在最辉煌的2011年,这个社交软件市值一度达到94亿美元,在当时国内的互联网公司中仅次于腾讯和百度。

“在非死不可的地方乱扑通是一种巨大的浪费,不如提早撤出,把战场让给更合适参战的部队,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寻找新的战场算了。”卖掉人人网后,陈一舟说道。

2.jpg

陈一舟

对于新战场,他还没有足够清晰的表述,而在他撤出的战场,却有许多创业者兴奋地冲了进去,他们把陈一舟所说的“非死不可”之地,视作梦想的应许之地。

陌生人社交、泛熟人社交、熟人社交……在巨头密布的每一条赛道里,不断有新的玩家以挑战者的身份出现,尽管每个人试图构建的场景不尽相同。

“移动社交充满想象空间,有可能会出现体量很大的公司,可也是一条难度很大的赛道。”真格基金合伙人戴雨森在接受不凡商业采访时表示。

微信七年之痒

2010年11月,腾讯做出了研发微信的决定,尽管雷军的米聊已经掌握先发优势。

微信一上线,双方的竞争就进入白热化状态,可彼时谁也没有掌握压倒性优势。自2011年5月起,随着摇一摇、漂流瓶、附近的人等一系列功能的推出,微信用户实现了爆发性增长。

3.jpg


雷军转身做起了硬件,米聊沦为鸡肋般的存在。阿里巴巴的来往、中国移动的飞信、网易的易信……一个又一个挑战者跃跃欲试,可最终还是遗憾离场,微信在移动社交的统治地位逐渐建立起来。

根据腾讯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微信月活跃账户达10.825亿。在国内互联网发展史上,还没有一款应用取得过这样的成绩。

在张小龙看来,微信要保持克制,让用户用完即走,可这终究是一个理想状态。在商业利益驱使之下,社交场景、信息流场景、搜索场景、购物场景……微信的场景逐渐多样化。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很多人如此评价微信,而它也孕育出了拼多多这样市值超过百亿美元的互联网公司,可却再也不是一款单纯的聊天工具。

2018年8月,在罗永浩的推荐下,主打熟人社交的子弹短信出现在大众视野,如同一颗重磅炸弹,一潭死水的社交战场终于迎来了新的变量。

5.jpg

在短短一个月内 ,子弹短信用户就突破750万,一度跃居App store榜首,这或多或少与用户对微信的审美疲劳有关。

由于照搬微信的熟人关系链,子弹短信最终没有承担起用户的希望,在获得用户的巨大关注度之后,它又迅速归于沉寂。

只不过,大变革前夜总是暗流涌动,没有人能改变潮水流动的方向,越来越多的移动社交软件走向台前。

社交大混战

2018年11月16日,一篇名为《没错,这一次,“Facebook”真的来了》的文章出现在朋友圈,作者是微脸创始人吴昌澍,一位Facebook的重度用户。

在他的认知里,Facebook的出现使得沟通变得更加简单和美好。他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人人网的衰落,真的代表Facebook模式在中国走不通吗?

大学的时候,他曾创办过一个社交软件——附近的群,并获得了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的投资。在转型做投资后,他参与投资了社交项目——积目。

2018年5月,他决定创业做一款中国版的Facebook,也就是现在的微脸。在他的逻辑中,微脸与Facebook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基于移动端的,后者则是基于电脑端的。

6.jpg

可在巨大的曝光度之下,微脸现阶段的不足很快就暴露出来。“一是用户密度不足,使得很多用户没有好友可加;二是原创内容较少,用户的黏性难免受影响。”吴昌澍说道。

“这也可能是新兴社交产品所面临的共同困境。”聊得得创始人耿爽向不凡商业表示。作为一款瞄准“五环外”人群的聊天软件,聊得得在10月份正式上线。

在过往的工作中,她接触到了许多“五环外”人群,“他们有着更强烈的孤独感,需要找人去倾诉”。 

在她看来,现有的陌生人社交产品,无论是陌陌还是探探都很讲究社交资本,而下沉人群在这方面没有太多优势。

聊得得的玩法很简单——语音匹配+游戏互动+现金奖励。用户可以一键开启语音聊天,并且获得签到金币奖励,聊天的同时双方也可以玩游戏进行互动。

她表示,内容对于增加社交产品的黏性非常重要,甚至可以通过内容来搭建场景,来打破直接交流前的尴尬。

soul品牌负责人Eileen在接受不凡商业采访时,同样强调内容的重要性。她透露,soul的工作人员每天都会精选优质内容进行推送。

作为一名白领高知女性,soul创始人张璐希望能在互联网上找到相对纯净的聊天交友空间,因此在2015年创办了soul。

在使用soul之前,需要先做性格测试。测试结果会包括三观,感情,喜好,品位等多个维度。Soul会根据测试得出的个人特征,选择匹配率高的对象和用户聊天。

人总会有孤独感,需要交流和倾诉,这和荷尔蒙无关,soul就像一个树洞,可以让人卸下面具去吐槽,这是soul对社交产品的理解。

7.jpg

2018年9月,一则“soul登陆不上”的消息出现在微博热搜,回忆起当时的情景,Eileen透露,那时候特别的紧张,因为技术上的缺陷实在太多了。

Eileen强调,彼时soul的用户数量并没有突然的大规模增长,“增长一直都很平稳,可能是到了一个临界期吧”她说道。

在那之后,soul迅速增加服务器,扩充技术团队。“我们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提升用户的体验,比如优化算法,以使匹配变得更加精准。”Eileen对不凡商业说道。

在微脸、聊得得、soul之外,新的社交产品还在不断地涌现。总的来看,大体上可以分为几类:灵魂树洞型,如soul、Uki;兴趣社交型,如音遇、积目;即时沟通型,如子弹短信。

荷尔蒙气息在减少,大家更注重用户之间心灵的沟通,主打兴趣社交、代际社交的产品在增多,成了新一代社交产品的显著特征。

超越微信?

在PC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取信息的入口主要依靠搜索,信息的传播渠道也是单向的,用户只能浏览信息,无法进行二次传播。

移动互联网改变了这一切,用户不再依赖搜索,每一个AAP都是一个独立的流量入口。

信息可以通过在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沟通、互动中进行传播,社交软件自然就成为了信息传播的关键渠道,这也是创业者入局的关键原因之一。只不过,在一阵喧嚣过后,大多又迅速归于沉寂。

“一个社交产品不仅需要解决大规模用户的的共性化痛点,而且体验还要比原来的产品好,用户才有可能真正转移过来。“腾讯投资执行董事余海洋对不凡商业表示。

如果没有找到用户清晰的痛点,不能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后续发展的动力就会不足,衰落也再也难免。

回顾国内社交产品的发展历史,戴雨森强调,最大机遇出现在硬件设备的变革,从电脑端到移动端的过渡,涌现出了微信、陌陌这样量级的社交产品。

在他看来,下一波设备的变革短期内还很难实现,不同的媒介表现形式还存在一定的机遇,直播和短视频由此兴起,映客、快手、抖音先后成为风口上的公司。

8.jpg

在此之后,以兴趣、代际为主的陌生人社交会是新一波机会,可是其未来的想象空间要远远小于前两者。

事实上,从QQ到微信,国内的熟人社交一直为腾讯所垄断,没有硬件设备的根本性变革,只是照搬微信的熟人关系链,已经很难有所作为。

而在以兴趣、代际为主的陌生人社交领域,问题的关键还在于有没有匹配模式的创新,只有这样才能迅速建立起网络效应。

尤其是在过去的几年里,QQ上线了社群部落、企鹅电竞、鹅漫U品、高能舞室等一系列入口,无非就是想抓住年轻群体的同时,也能够在陌生人社交里有所突破。

根据腾讯第三季财报显示,QQ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数达到6.98亿,年轻用户的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同比增长16%。

毫无疑问,在社交领域,腾讯已经成为了一座绕不开的大山。可无论如何,社交行业已经站在了变革前夜,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现在社交行业肯定存在泡沫,最终能留在场上的玩家注定只属于少数,至于颠覆微信,目前还很难实现。”戴雨森说道。

本文是不凡商业原创文章,作者:李小白,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