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刘二海:资本市场呼唤硬创新

刘二海 12月05日 其它
80年代,中国缺资金技术,企业家通过提升管理效率开创了第一个创业时代;2000年,互联网技术与风险投资催生出了互联网时代;二十年后,“硬创新”时代到来。

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2.jpg

从事创投行业十五年,深入观察创业市场的一些现象,刘二海提出了“魔鬼通道”和“硬创新”这两个概念。

在刘二海看来,大的创新必然依托于时代和客观环境的发展规律。上世纪80年代,中国缺资金缺技术,企业家通过提升管理效率开创了创业的第一个时代;2000年前后,互联网技术与风险投资催生出了互联网时代;又一个二十年之后,我们来到了新的转折点—“硬创新”时代。

以下内容来自诺亚财富2018年会。

大家好,我是愉悦资本刘二海。今天为什么要和大家在一起谈论VC投资呢?我想和大家先看一个案例。

大家可能在各种投资策略会上听到过“耶鲁模式”,这种模式指的是美国顶级学府耶鲁大学的捐赠基金(endowment fund)投资运作模式。

耶鲁捐赠基金的资产规模从1985年的13亿美元涨至2016年的254亿美元,30年翻了近20倍,并创下了年化12.9%的净回报(同期标普500指数回报约7.4%),亮眼的成绩叱咤投资业界,其首席投资官大卫·斯文森(David Swensen)更被称为最好的机构投资管理人,是仅次于巴菲特的传奇。

那么斯文森如此亮眼成绩背后的核心因素是什么?不少投资人士分析,VC投资表现优异可能是其整体业绩突出的重要因素。

从上面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在耶鲁捐赠基金中,VC的配置大约在17.1%。而且从过去多年的数据来看,五年前它的VC配置大约在10%,后来上升到13.7%,一直到17%,VC的配置比例是在一直增加的。

其实我们仔细想想,如果单凭投资股票的话,耶鲁基金是很难实现连续实现年化12.9%的净回报这样一个成绩的。

换句话说,VC正在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产配置类别之一。

硬创新(Hardcore Innovation)

时代来临

另一方面,互联网创新经过过去十几年的发展,我们都感受到整体的创业环境其实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好的商业模式出来以后,立刻有会有人来拷贝。如果你的商业模式没有过硬的护城河,很快就会被竞争对手超越甚至吞并,我把这个激烈竞争的过程称为“魔鬼通道”。

初创企业如何才能穿越这条“魔鬼通道”?是否拥有硬创新(HardcoreInnovation)就显得异常重要。硬核(Hardcore)一词来自游戏,那些喜欢在游戏里挑战高难度玩法的玩家就被称为“硬核玩家”。把它延伸到创投领域,特指商业模式中专业、小众和门槛高的事物。

没有穿过魔鬼通道的企业,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企业的创新度不够,门槛不高,但可见的市场规模又非常大,会不断吸引新的玩家进场,竞争就相当惨烈了。

从草莽生长到魔鬼通道,背后反映的是中国科技创新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如果还只是做简单的创新,就不可避免地在厮杀中落败而归。

我眼中的Hardcore是什么?

接下来我想聊聊我最近几年观察到的硬创新有哪些,可能有些大家也比较熟悉。

连接+智能

过去互联网主要是通过连接人和人创造了价值,未来人和物、物和物的信息互换,软硬件融合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比如摩拜这样的公司,由于原来没有GPS,大家不敢做共享单车。现在有了连接之后,丢车率就会下降,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毕竟需要很大的勇气。有了GPS之后,你就不能把车偷走藏到自己家里。

再比如蔚来汽车,从技术上来看,它只是一辆新能源电动汽车,但是从物联网角度来看,会发现它背后链接的服务价值远远超出了一辆电动车,是一台真正的智能汽车、智能终端。

基础设施重构

基础设施重构将引发产业巨变,而基础设施重构者则会成为巨型企业。

当年的京东也是这样的例子,没有物流,自己做物流。可以说没有物流,就没有今天的京东。比京东起步还早的当当和卓越早都上市了,最后都没有跑过京东,根本原因就是京东非常勇敢地做了基础设施。

再比如最近吸引了大批消费者的Luckin咖啡,短短一年能够做出现在的规模,没有物流、没有线上支付这些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是不太可能的。

设计

设计将成为产品关键成功要素之一。这一条很多人不是特别在意,觉得设计不是那么重要。其实我们仔细想想乔布斯,乔布斯当年把科技和设计做了非常好的结合,最终开发出了苹果这样风靡全球的电子产品。

乔布斯从年轻的时候就非常喜欢日式设计,他经常带自己的孩子去日本,在他的传记中我们还看到有一张他带着自己的女儿在金阁寺照的照片。

日本产品的设计做得也非常棒,包括优衣库、无印良品,佐藤可士和做了很多漂亮的设计,所以设计未来会成为产品成功非常重要的要素。

高品质制造

中国制造正在成为品质产品的代名词。过去我们一想到中国制造,都是劣质的印象,其实不仅仅是中国,过去日本制造、德国制造,以前也经历过这个阶段。

我记得我读过一个日本企业家的传记,他写他们的产品出口的时候,把“Made in Japan”这几个字印得特别特别小,海关的人要拿放大镜才看到。海关就问他,为什么不能喷印的大一点。为什么不大一点?因为呢,日本制造在当时代表的就是低质。所以不愿意让别人看到。

所以其实每个国家发展过程中,都走过这样的路径。

但是今天的中国制造真的已经不是我们过去认为的那个印象了。WISH这个APP大家不知道有没有听过,它就是把中国的商品,卖到美国、卖到欧洲。WISH这家公司是个硅谷公司,老板是个外国人,为什么他愿意做这个,其中一个很关键的重点就是中国制造的品质,已经可以追赶欧美了。

如果我们的东西都是垃圾产品,这个APP不会被做出来,也做不起来。所以中国制造的品质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这是特别重要的一件事情。

全球化资源配置

过去我们说跨国公司一般都是大型公司,今天这样的常识已经颠覆了,很多创业公司从一天开始就是跨国公司,初创型跨国公司成为普遍现象。

举个例子,蔚来汽车。蔚来汽车从成立的一天就在硅谷找了思科的前CTO,做了蔚来汽车北美地区的CEO,然后玛莎拉蒂的CEO,成为了蔚来欧洲的CEO,从第一天开始,蔚来就成为了一个跨国公司,而不是做了很久很久之后才发展成为跨国公司。

所以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中国公司从成立第一天开始就在全球范围内组织资源。

智能化生产

机器人将成为重要员工。现在很多人已经开始使用扫地机器人来辅助生活,包括我们物流公司中的分拣机器人也非常常见了,未来,机器人在我们的生活和生产当中会越来越重要,尤其可能会从生产领域过渡到办公领域。

食品消费和医疗

最后,所有的技术还是要回归到人,变得更健康更美是人类不变的需求,所以医疗、健康食品这类的生物公司也特别值得关注。

以上是我眼中一些比较重要的“硬创新”,谢谢大家。

原文来源: 愉悦资本 作者:刘二海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