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他们是创投圈中坚力量,扣动扳机,只为下一只独角兽

不凡商业 12月03日 干货
这些VC们迎来属于他们的时代,并继续等待,人生最闪耀时刻的到来。

11.jpg

文丨不凡商业

创投圈始终不缺神话与冒险。新一代风险投资人,赶上互联网创业在中国疯狂的年代,与创业者一同经历狂喜、低潮、焦虑与亢奋,经历蛰伏与伟大。在黎明前的黑暗,他们依然用锐利目光等待下一个改变世界的天才,下一个千亿美金的机会。

30至40岁,社会中坚力量,人生经验与见解的集大成阶段,这些VC们迎来属于他们的时代,并继续等待,人生最闪耀时刻的到来。

不凡商业40位40岁以下投资人,他们正在发现“属于这个时代的公司”。他们经历不同,见解各异,但目标绝对一致:扣动扳机,只为下一只独角兽。

愉悦资本李潇做VC前还做过审计、BD、战略、政府关系等,之后进入君联资本,开启投资生涯,入行可谓“误打误撞”。李潇2012年开始独立看项目,当时投中网页游戏公司“天神互动”,上市后回报颇丰。之后他花更多精力在互动娱乐板块,主导了乐逗游戏和卓越游戏的追加投资。

回忆起见过的创业者,他提到两个打动自己的瞬间。2013年冬天,他见到小猪短租CEO陈驰,陈驰正在做的是件中国版Airbnb的事,国内看好的人不多。在大环境狂热的创业氛围下,陈驰对李潇说,你们愿不愿投资一个慢公司?或许是这与众不同的理念,让李潇感觉难以忘怀。

另一个打动他的瞬间是在上海见到途虎养车创始人陈敏的时候。陈敏被李潇盛赞为“遇到的第一个能在电话里把商业模式讲清楚的创业者”。在上海的盛夏见到陈敏,李潇看到整个公司乐观积极的创业态度,“一群小伙子光着膀子热火朝天地在搬轮胎”,李潇向媒体描述这让他念念不忘的一幕。

同样被创业者的努力打动的还有经纬创投的牛立雄与创新工场的张丽君。这是属于他们和VIPKID之间的故事。VIPKID创始人米雯娟之后称,“那时很幸运,遇到了创新工场的张丽君。”

VIPKID刚找到创新工场的时候,没数据没产品,最大的背书是创始人米雯娟,她有十几年线下少儿英语教学经验。VIPKID刚创立时,最初只有四个孩子来学,其中三个还是创新工场同事的孩子,这点完全体现了早期天使投资的冒险性。张丽君如此总结投资VIPKID的原因:国内外教市场存在严重的供需不平衡;米雯娟团队的执行力非常强。

作为创新工场执行董事,张丽君是团队中最早看教育的人,和米雯娟交流后她认为对方有一支具备梦想与干劲,能不断超出大家预期的团队。之后创新工场对VIPKID连投四轮,可谓是从孵化一直到“扶上马,送一程”。

自称风格保守的牛立雄也没有错过VIPKID。多年IT记者从业经验积累下他对行业的了解。他的投资风格是,短时间内见创始人三四次,在多次验证公司数据模型后,可能才会下最后的判断。过去七年里,牛立雄出手十多家教育公司,它们之中诞生了两家独角兽与一家准独角兽,命中率极高。

谨慎让他在初见米雯娟时并未出手。三个月之后,对VIPKID新数据感到惊讶,牛立雄要来后台数据,做起了回访,验证之后的结果是:不得不投。之后张颖见米雯娟,聊半小时决定下注。

以自身对时代的感知捕捉项目,小心验证表象之下的数据与真相,不放过擅长领域的每个机会,都是这代VC的重要“捕猎”技能。

真格基金顾旻曼、光速中国韩彦、山行资本徐诗的经历也都验证了这些特点。

“卫生间掉头发怎么办?”一直关注女性消费市场的顾旻曼认为这是自己一段时间以来听到的最有意思的标题,因为标题中的三个关键词分别代表了场景、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非常准确地筛出了一批特定的消费用户。在女性消费市场,她目前已接连找到“大姨吗”、“Papi酱”、“小红书”、“Miss Candy”、“橘子娱乐”等项目。

在见Papi酱以前,顾旻曼已是她的粉丝,得知对方团队在找融资,她立刻开始撮合真格与其投资事宜。她认为Papi的内容并非简单搞笑,而有着更为高级的幽默感和对社会的讽刺,她能体会其中的差别之处。30分钟决定投大姨吗,因为之前已和柴可认识两年多,知悉他一直在大健康领域创业,直到感觉第三次有戏,顾旻曼决定出手。

和创业者一直保持紧密联系的还有光速中国的韩彦。入行以前,韩彦的人生可谓平顺:上海交大附中、交大、微软。但某天觉得“没意思”,他辞职进入麦肯锡,最终在2008年入VC行业,开启投资生涯。他和拍拍贷创始人张俊是校友,考察了一轮后,光速中国领投了拍拍贷B轮投资;光速要投途家时,据说途家创始人罗军曾在董事会上说了三个“必须”:必须拿外部投资,必须选最懂旅游的投资人,必须拿光速的钱。

在细微处发现创业者的不凡,山行资本徐诗对这一点也有体会。至今她依然记得十年前和一些朋友登四姑娘山时的经历,团队阵容在今天看来十分强大:陌陌唐岩、雪球方三文、猿题库李勇、车云网程李。徐诗记忆深刻的是,程李是当时第一个攀上顶峰的人。她以此判断:程李是有韧性和毅力的人,相信他的执着与努力最终会助他成功。

“更了解创业者”是徐诗为山行注入的基因。进入投资圈前她曾在网易做产品经理,开发出了网易新闻、公开课等多个APP,这段经历使她更懂得创业者在实操中的迷茫与困惑。

对时代保持灵敏触感,和创业者保持更紧密的沟通,这使他们在一次次的历练中,也都经历了自身蜕变与成长,在成为中坚力量的同时,也在为行业持续输出更多宝贵经验和价值观。

周凌霏于2010年加入启明创投,但“投资空窗期”长达一年之久。其中原因是,对行业感到迷茫,作风十分谨慎。度过这段时间后,在之后七年里,她找到蘑菇街、马蜂窝、挖财、拉勾等众多明星项目,成为公司最年轻执行董事。在启明她养成的职业习惯是,“看一个行业就会把里面所有公司全看一遍。”

而经纬创投牛立雄的空窗期长达两年。哪怕是碰到拥有明星团队的“猿辅导”,他也是研究了长达一年之久。他认为自己是保守型投资人,但也有预感,下一个投到的创业者可能是与自己截然不同的人。

还是一名创业者时,云启资本的陈昱有个很大的困惑,为什么投资人和自己聊四五十分钟就能判断公司是否有良好未来呢?成为投资人后他渐渐明白,做投资也有自己的“套路”,有套框架衡量公司的价值,继而得出判断。同样在创业者与投资人之间转换身份,获得更多成长的真格基金戴雨森对此也有感悟。成为投资人之前,他最知名的身份是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经历过创业维艰的日日夜夜,也感受了敲钟之际夙愿以偿的满足感,之后他将自身经验倾注到风险投资业,试图寻找更多像当年的他们一样的创业者,为他们输出自己的经验与教训。

愉悦资本的李潇称自己刚入行时追求“量”,目标是多投项目,害怕错过BAT,关注更多的是公司短期运营数据。一番历练之后,现在的他眼光更长远,更关注公司核心竞争力,学会了看行业的业态和终极竞争格局。他放下焦虑,认为“做VC就是永远有机会,永远有下一个伟大项目在等着。”

他现在的经验是,既要静下心来做研究,又要保持与同行和从业者的交流。他更相信长久积累之后会迎来项目的质变,而只有积累了更多经验,VC才能培养自己对行业的预见性,投到好项目。

百度风投刘维自2011年就开始系统投人工智能领域,6年间在中美共投资了60余个AI早期项目,其中Face++、思必驰、好买衣、作业盒子等已成为行业知名企业。他全力押注AI背后的理念是,人类的历史就是不断发明工具的历史。机器要为人所用,人类才能节省精力处理更复杂更具创造力的事。对AI的深度理解让他成为这个领域最有发言权的投资人之一。多年经验让他坚定,自己要找的是对AI有长期理想与热情的人,而不是投机分子。

尽管投到小米的B轮,元璟资本刘毅然在成长的同时也在反思。2011年当他还在淡马锡时,公司投资了小米的B轮,但之后C轮时出手没那么果断。刘毅然引用DST和雷军聊一下午就做出小米有千亿美金估值的判断来说明,当时DST做得了这个判断,但他们“做不出”。事后他总结,对这类明星公司,要迅速动手,用传统方法判断就错过了。

之后他找到自己的打法,认为要专注擅长的方向,在其中寻找可行模式,多投项目,他称此为“集群式投资”。他说现在已不再为错过一个案例遗憾,要做的是迅速复盘并总结方法论,寻找下一个机会。

金沙江创投罗斌也在等待自己的更大机会。罗斌于2014年加入金沙江创投,之后接连接触到ofo、映客、狼人杀等巨大机会,逐渐成为创投圈知名人物。或许是之前“错过”滴滴让他变得比原来更为狼性, 2016年春节前在北大参加活动,他在校园里发现了ofo,之后便和戴威发邮件,第二天戴威即应约来金沙江。这次罗斌未再错过。

在金沙江四年中,罗斌也有不少变化。投ofo时,他发现自己已经改变了对“学生会主席”这一职务的态度;现在的他对学生时代热爱的辩论已经“不感冒”了,遇到理念不合的创业者,不会在意于说服对方。

他依然坚信的,是分析问题的独立思考能力。

姚亚平在创立“沸点资本”后也对“投资”这件事有了更多思考。在投资机构时,他有机会接触到大案子,如去哪儿、链家、京东、360、58同城、汽车之家等。2016和两位合伙人一起创立沸点资本后他渴望的是,“希望每个创业者都能沸腾起来”。长期工作思考中,他发现一个规律,即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公司红火过。他讲过一个故事,1903年莱克兄弟试飞成功后,当时至少有350家和飞机相关的公司在纽交所上市,但没有几家能够一直活到今天。这让他悟出一个道理:红火过的不只互联网领域,每个领域都曾红火过,而很多公司的陨落不过转瞬间,即没有永恒的事物存在。

他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关系比作老师和学生,称“学生将来肯定是要超过这个高中老师的,创业者要有能力让投资人产生未来抱大腿的冲动。”

某种程度上,VC们成为“管控”创业者命运的一群人。他们在不同领域积累经验与能力后入行,在静谧处保持警觉,长久等待,当浪潮一波波打过去的时候,他们终于有机会狩到自己梦想中的“猎物”。一次又一次,他们瞄准的始终是中国社会未来巨大的行业变革与市场机会。

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也和一起携手的创始人一起,互相成就,而那时,他们所面临的,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踏着浪潮,他们将继续狩猎,企图捕获下一个真正伟大的梦想者。

这一刻的他们依旧充满热望,野心勃勃。

微信图片_20181203205802.jpg

部分投资人语录

陈昱 云启资本

其实投资人也是有套路的,他会有一套框架去衡量你的公司怎么样,团队怎么样,技术怎么样。通过简单的40到60分钟聊天和框架结构,会得出一个判断。

陈悦天 辰海资本

看游戏领域的问题是,如何让人上瘾?如何让人产生沉浸感?是什么元素使玩家留下深刻印象,让人每过两三个小时要手痒打开,心心念念要打游戏?

顾旻曼 真格基金

如果你觉得他不应该成为你的老板,那投资他的几率非常小;另外,假如我不是因为工作与其接触,我是否愿意坐下来跟他一起吃顿饭,倾听其对于人生、世界的看法?这可以判断他是否有足够的魅力、领袖能力以及在哲学上有更深刻的思考。

李潇 愉悦资本

现在,我则觉得‘量’并不重要,错过一个,永远有下一个等着你,‘质’才是最重要的。投资跟创业不一样,创业可能会害怕、失去先机,但做 VC 就是永远有机会,错过百度,你还可以投大疆、投今日头条、投摩拜,永远有下一个伟大的项目在等着你,没什么好遗憾的,永远有下一波给你‘补刀’的机会。

刘维 百度风投

我们希望寻找到的是对人工智能有长期的理想和热情,而不是机会型、认为人工智能比较热就跳到这个领域的人。

刘毅然 元璟资本

投资的时候觉得每个都能成,但我内心深处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概率上看大部分会死掉。

田江川 初心资本

我们希望成为创业者在创业初期第一个给予他们支持的人,希望支持更多新颖的商业模式,看到它们从无到有,这也是我们的初心。

徐诗 山行资本

山行资本和其它投资机构最大的不同是,我们非常理解创业者的诉求,了解他在企业发展不同阶段遇到的一些困难和问题。

姚亚平 沸点资本

或许我现在所擅长的东西,很可能很快就变成了屠龙之术;我所忽略的行业,则有可能成为下一片蓝海。

如今有很多的创业者还不太清楚融资的真正价值是什么。其实融资是帮助你拉开你与竞争对手的差距、加速你形成行业垄断的利器。

本文是不凡商业原创文章,作者:不凡商业,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1)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