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丁磊、沈南鹏等人回顾互联网大会,探讨中国创新将走向何处

付梦雯 11月08日 其它
上半场是‘互联网+’,各种互联网产品渗透到生活当中。接下来是‘+互联网’,各行各业正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实现产业升级和转型。

20181108133336356.jpg

2018年11月7日,乌镇互联网大会第一天的下午场,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高级顾问法迪·切哈德、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美国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布鲁斯·迈康纳、网易公司创始人兼CEO丁磊、SAP全球高级副总裁柯曼展开了一场主题为“乌镇论道——回顾与展望”对话。

沈南鹏连续参加五年大会,有两个明显的发现:一是越来越多的外国来宾来到乌镇。二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创业者出现。他谈到,“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也是大海,不是小的池塘。”

过去五年,丁磊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面孔,但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16年,那一年AlphaGo下围棋大获成功,“我觉得这也许是下一步互联网发展新的标志性时刻点,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年代的开启。”

关于中国未来五年的创新,柯曼认为,“把设计发到万里之遥的工厂,他们再生产寄回来,这种模式恐怕要结束了,会驱动新的全球模式,中国就在这样一种变化的中心,必须要面对这样一种挑战。”

沈南鹏则把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分为两场,“上半场是‘互联网+’,我们看到各种互联网的产品,越来越渗透到生活当中的每一部分。而接下来,可能更多的是‘+互联网’,各行各业包括传统产业正在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实现产业升级和转型。”

以下是圆桌实录,由钛媒体整理:

五年路程和感悟

主持人:大会成功举办已经有五届了,在座的嘉宾大部分成为这五届乌镇进程和共识建立与磨合的见证人和参与者,想必每位都会对这五年的路程有自己的感悟。接下来每人花两分钟时间来给我们分享一下,自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之后,各位有什么样的重大进展?

世界经济论坛执行主席高级顾问 法迪·切哈德:过去五年,中国已经成为了数字经济的核心国家,不只这些简单的数据,因为中国的数据是很振奋人心的,但是我主要看到,中国对于全球数字行业的塑造和走向所起到重要的作用。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 沈南鹏:我已经连续五年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了,每年都是互联网企业家和互联网相关行业,包括风险投资行业人士一次最重要的聚会。我发现两个明显的现象:一是越来越多的外国来宾来到乌镇。二是有越来越多的年轻创业者出现。

两天以前,习总书记在进博会(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讲到,中国的经济是一片大海,不是一个小池塘。我感觉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也是大海,不是小的池塘。不仅第一代互联网企业家——如丁磊、曹国伟、张朝阳和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都是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常客,可谓群星汇聚;而且每年都会有一批新的互联网行业的优秀企业家、创业者涌现出来,他们来到乌镇这个舞台,让人感觉真的是新人辈出。

法迪·切哈德:我也是连续五届出席了世界互联网大会,每次来乌镇我能看到一些新的景象,看到乌镇一些变化。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出席,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从不同领域创新成果上都令我们非常吃惊,也有越来越多年轻的企业、新兴企业来到乌镇跟我们分享他们的见解,跟我们分享他们创新以及未来的技术发展方向。

未来我们应该是进一步希望不光是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参加互联网大会,也希望更多的国外企业能够参加世界互联网大会,昨天我们在高级别的会议上也提到了希望来自于各国的企业都能够出席乌镇的互联网大会,这样可以把我们峰会推向一个新高。

网易董事长主席 丁磊:乌镇离我家很近,在没有互联网大会之前我也经常来乌镇,但当五年前把这个地方选择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落户地的时候,我自己是很高兴的。因为乌镇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古色古香的水乡小镇,有特殊的中国元素符号在里头。但是互联网又是特别先进的、虚拟的一个网络空间。 

我在过去五年中印象最深刻就像沈南鹏讲的就是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面孔,新的企业进来,还有非常多的人想从事互联网这个行业,在关注这个峰会。

过去五年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互联网大会是2016年,AlphaGo下围棋的成功。我觉得这也许是下一步互联网发展新的标志性时刻点,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年代的开启,所以我非常希望在未来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当中有更加多的技术、创新能够涌现,就像互联网精神是创新、开放、共享,希望乌镇互联网大会能给连接不仅仅是中国企业家,是全世界所有的互联网企业聚会热点地方。

美国东西方研究所副所长 迈康纳:我可能是唯一的一个嘉宾没有连续五届出席世界互联网大会,但是我还是有自己的一些观点。因为我就住在上海,在过去五年我也见证了这里的变化,看到了互联网从电子商务平台——消费者所使用的工具,变成了一个核心,无论是供应链也好,还是制造链条,现在互联网都处于所有要素的核心。

222222222222222.jpg

圆桌讨论“乌镇论道——回顾与展望”现场观众。 图/钛媒体摄影师 陈拯 

谈商业模式

主持人:互联网行业是非常新颖的行业,比起20年前,我们也看到了巨大的技术革命,在商业模式方面有什么跟我们分享的?

沈南鹏:纵观中国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上半场是“互联网+”,我们看到各种互联网的产品,越来越渗透到生活当中的每一部分。而接下来,可能更多的是“+互联网”,各行各业包括传统产业正在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实现产业升级和转型。不仅仅是互联网公司有互联网的产品,传统的制造业、医疗、教育也需要有互联网的工具和解决方案。

比如很多大中型医院都已经开始用互联网的工具更好地服务病人。几个月前我有机会去上海拜访了几家医院,他们以前用我们提供的捐赠来做临床新药开发。他们现在拿捐赠将人工智能运用到医疗里面,而且不仅仅利用在某一个产品上面,某一个科目上面,还跨多个科目。

从血糖的早期监测、到手术的辅助工具、到医学影像助理,多家互联网人工智能领域的公司在跟这些医院进行深度的合作,其中不少是红杉投资的早期企业。一个医院的产品和服务已经渗透了互联网血液,渗透了人工智能手段,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下阶段可能出现的现象,不仅是纯的互联网公司在开发新经济产品,所谓“传统”企业也有自己的互联网解决方案,有自己的互联网商业模式。

丁磊:我也赞同南鹏刚才说的,互联网行业应该重视互联网应用,尤其是互联网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应用。

我在1994年上网的时候,那个时候根本不知道互联网商业模式是什么,只是上网浏览,一直到1997年雅虎的模式是卖广告,后来通过互联网做电商,今天看到的亚马逊、谷歌。

但是你会看到今天互联网技术已经深入到金融、医疗、教育任何一个领域,而且我可以跟大家说如果说你目前所在的行业领域不重视互联网的话,很容易有可能会被取代。尤其这两年,人工智能翻译、无人驾驶汽车,这里应该是说越来越渗透紧密的渗透到各行各业里去,来提高效率。

在创新领域,中国未来五到十年会不会获得更大突破?

主持人:我下一个问题是问三位外籍嘉宾,中国互联网在20年前恐怕还是从“0”到“1”的阶段,但是从“1”到“99”,中国做得非常快、非常棒,我们学的很快。一个奇迹连着一个奇迹地发生,你们觉得中国会不会在创新领域未来五到十年获得更大的突破呢?

SAP全球高级副总裁 柯曼:我先谈谈你刚才的问题,业务模式是一个主要的机会或者是挑战。对中国的传统行业,是工业4.0或者产业自动化,距离消费者更近的数字工厂比如在德国,或在其他国家离消费者更近,到了店里量你的脚马上数字生产出鞋适合你的脚形,这就是未来,很多都是这样。

把设计发到万里之遥的工厂,他们再生产寄回来,这种模式恐怕要结束了,会驱动新的全球模式,中国就在这样一种变化的中心,必须要面对这样一种挑战。

谈到你刚才讲的创新,我们也来看这方面的机遇。比如说有一些电子汽车,中国现在的电子车辆也是非常先进,我来自德国,过去一百年我们一直领导全球的汽车、传统的燃油汽车,我们知道怎么来开燃油汽车。现在这种电动汽车,靠软件来驱动四个轮子,创新把新的技术放在一起,比如说有一个统一软件平台,我看到中国在这方面从“0”到“1”走得很快不断突破。比如汽车用的电池技术必须要很快地“0”到“1”,像欧洲再也没有电池厂,在过去五年来在中国出现很多这样的经历。

法迪·切哈德:毫无疑问中国会成为一个创新强国。比如说要什么样能够驱动这样一种人工智能就是数据,中国由于规模如此巨大,由于这么大的收集产生数据如此大,实际上在这种建立起人工智能的算法方面,机器学习方面超过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具有优越性,所以觉得中国在这方面是领先的来引领人工智能的革命这肯定会发生,这是其中一个例子,中国的创新会超过其他国家。

法迪·切哈德:另外一点我必须说,我在中国待了五年,一直在研究中国的进步。中国的数字革命充满了激情,对技术的热爱几乎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不光是企业者家,媒体、老百姓或者政府官员,大家充满了激情。今天我们也看到了中国国家主席发来了贺信,继续特别重视数字经济。这些告诉我们不仅是从下而上,而且从上往下都是这样。中国肯定会在未来几年成为世界领先,毫无疑问。

原文来源:钛媒体 作者:付梦雯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