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为什么民营企业家爱买房?

周天 11月08日 金融科技
金融资源错配,资金流进地产领域空转,却无法促进实体经济血液循环,让一些民营企业家承担巨大经营压力,甚至让他们不得不加入抽出实体经济利润拿去买房。

20181108120643927.jpg

裘代宽算得上是一位比较成功的企业家,从2002年一个街边铺子白手起家,创立了自己的服饰品牌,到把门店开到大型商场,并伴随2006年-2011年这五年中国购物中心崛起的历史进程,他一路开店直至拥有数百家实体门店,营业额也做到了几十亿。

我在江浙地区的一个会议室见到了这位穿着一身精致西装、戴着茶色眼镜、头发有些泛白的中年男人,言谈之间仍然激情饱满。

谈起创业路上一些难言之痛,他把自己的故事,提纲挈领地写在他面前的一张纸上,我一看,却写着满满的一张纸。

无论你的流水有多大,利润多么被银行认同,没有抵押物,它是绝对不贷款的。谈及自己与银行的合作,裘代宽有些感慨。

这么多年,他的生意一直做得比较成功,可是一旦到了缺钱的时候,他又变得卑微起来。金融本来是服务业,我借钱应该算是消费者,但我几乎没有一天感受过消费者的尊严。

小微企业融资难作为一个社会话题讨论了多年,但在他身上,我是第一次感同身受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传统银行放贷只认担保物,主要包括上市公司股权、企业厂房,高科技机器设备和商品房,裘代宽显然不拥有前三样东西,办理抵押贷款,唯一的途径是拿到利润第一时间就去买房,为此,裘代宽拿多年苦心经营的利润积累,被迫买下了远超实际生活所需数量的房子。

为什么企业家爱买房?

银行贷款分两种,一种不需要抵押物,属于信用贷款,一种需要,属于抵押贷款。

在面对企业级用户时,银行一般只放后一种贷款。信用贷款是风险定价,考验风控能力;而抵押贷款是风险对冲,不需要很强风控能力,只需确认有无抵押物即可,将来遇到不还钱直接把房子卖掉,以此来对冲风险。

只需问问我们身边任意一个创业、做生意的朋友,几乎所有人都有过抵押自家房子的经历。传统金融受限于技术,过度依赖抵押物,其实已经无法匹配新零售时代。

办理抵押贷款的流程更加反人类,签字时必须裘代宽本人到场,连他的妻子也必须一同到场,每隔一段时间,夫妻二人就要去签一次字。这还不算什么,后来遇到限购,裘代宽拿来进行抵押贷款融资的房子会找家里亲戚代持,经常需要他的弟弟、甚至堂弟放下手头工作,从长沙赶到深圳签字。

更多的麻烦还在后面:办理房地产抵押贷款,本人除了要在银行签字以外,还要去国土部门签字。而那里人满为患,到达时间必须安排得恰到好处,遇上堵车迟到,过号了就要重新排队,动辄浪费一整天。裘代宽坦言,办理抵押贷款流程中的种种不便,逐渐把他这么一个锐意进取的企业家,搞得没有什么脾气。

传统银行偏好建筑物作抵押,大家就会拼命地去买房盖楼,这是对资源的侵占,但是没有办法,很多企业主有很多房子,真的不是他有钱,其实是被迫了,他被迫侵占了年轻人买房的权利,他被迫拿出本该用于企业发展壮大的利润,却把土地市场变相地买光了。

裘代宽坦言,做生意的朋友里面,像他这种情况的非常普遍。买房,多少家庭喜出望外的大事,到了企业家身上,更多成了一种无奈和负担。买房本身,已经成了中国制造仅有的,一种代价极其昂贵的融资手段。

裘代宽解答了我的一个疑惑,那就是为何旨在扶持小微企业的资金被注入经济体中,都会或多或少地转化为房地产。房子成为全社会难以承受之重的一大根源,其实还是在于高度依赖房子作为抵押物的金融规则。

他更加忧虑的是,过度依赖房产抵押的模式,也是在给国民经济积累风险。

裘代宽说,房子并不反映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一个人只要买了很多房子,就能获得很多的贷款,企业可能经营得很差,但是贷款是根据房子数量来给的,这是一种资源的错配。

拿房子去抵押贷款,期限一般是一年,这一年其实很多企业可以从生到死,企业一旦死亡,银行就只能去变卖该房产。这就会使得房地产的风险和银行业风险开始高度相关,两个行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期限不够灵活,无法随借随还,不仅给企业家带来不便,甚至也不利于银行业的风险控制。

145446804.jpg

脆弱的供应链

奇幻的贷款旅程并未停止。即使一笔抵押贷款批了,到账又是一段漫长的经历。

和裘代宽长期合作的一家银行,长期以来关系很友好,也算是到账最快的一家银行了,即便如此,运气好的时候15天拿到钱,运气不好要一个月,有一年四万亿注入经济,批准后一周就到账了,但大多数时候,排队排得很辛苦,特别是遇到急用钱时,就更痛苦。

办这么大一家企业,只是晚十几天拿到钱而已,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吗?

还真有。这要从中国制造业的供应链现状说起。给裘代宽供货的一些制造商,有不少也做到了几千万的营收规模,却恰恰就被这曲曲十几天捏住了命门。

供应链是维系着裘代宽门店运转的生命线,和裘代宽生死相依。每一天,羽绒、橡胶和PVC这样的服装原料都会从供应商流向成衣工厂,再变成商品进入门店。

材料价格波动是我们的心腹大患,橡胶、棉花这一类原材料常常半个月内就会发生近20%的大起大落,如果不能及时拿到资金去采购,成本的飞涨将非常恐怖。裘代宽举例说,之前他的一个供应商,因为迟迟找不到钱去采购原材料,眼睁睁看着每双鞋原材料价格从50元涨到80元,而裘代宽的订货价是70元,原本已经给供应商预留了20元的利润空间,结果一下子变成了倒亏10元。

企业家只要信守承诺,就一定是流着血地完成这些订单。

有的企业能熬过这一轮亏损,但也有企业家就倒在了这个冬天。几番这样的折腾,在紧绷的资金链中,供应链上的压力一次次脉冲式地传导开来,都让不少中小企业主的精力被透支,很多企业主逐渐心灰意冷,放弃生意。

而中国的小微企业,也在原材料价格波动和资金缺口的双重拉扯中,始终无法做大做强,也就无法规模化、产业化,形成自己的议价权,始终处于弱势地位。管中窥豹,中国制造的困境或许就在于此。

到了新零售时代,这种困境反而有所加剧。还是从裘代宽的个人案例来看,为了面对消费者越发挑剔多变的口味和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他试图引入柔性供应链,他需要拿出大量资金去提前锁定上游产能,他的上游同样也需要往再上游去锁定产能。但这样的创新会给整个生产制造链条带来极大的资金压力。

所谓柔性供应链,就是一种C2M的定制模式,由销售端发现潮流趋势,定制出款式之后,去上游供应链寻找合适的制造方。相对于过去上游供应链能生产啥,下游销售端就要被动地销售啥,有着天壤之别。

设计改了,原材料变了,都需要上游做出迅速响应,柔性供应链需要在更短周期内随时调整产品,随时备货采购,扰乱了供应链正常的资金周期,资金压力倍增。在长长的链条里,每一个供应商又有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一环套一环,牵一发而动全身。企业进入快速备货、高速周转的状态,但凡链条中的某一个环节掉链子,整条供应链就会陷入停摆。

长期以来,企业家们更多是只能求助于民间借贷,这更像是一种互相拆借,资金暂时富余的企业家,会借给资金极度短缺的,来一起度过供应链上的脉冲式资金难关。

但问题也在于,如果几家企业还不上钱,就会把原本资金富余的好企业也拖下水,大家就像火烧连营中被绑在一起的战船,能够对抗一定的风浪,但是遇到区域性或者行业性的大变动,这样的影响将是成片的。

供应商的最大命门,是长长的账期形成的巨大应收账款。

张奇常是一位典型的温州家族企业主。他的工厂一年产能是300万双鞋,也是裘代宽的供货商。在跟我聊天的10月底,他正在发愁一个100万双的2019年春季大订单,他需要在短短十天内聚集4000万的资金去集中采购物料,生产出成品鞋,再分批卖给下游,直到来年春季在零售端完成销售后才能回流。

回款账期长达半年,让张奇常苦不堪言。

张奇常说,这是他们温州企业的普遍状况:但凡有点盈利,上百天的账期就会像黑洞一样锁住这些盈利,空有名义上的利润,而无实际到手的现金流,小企业主很难把生意做得更大,很难在产业链中掌握更强的话语权,就一直处于被动接受价格波动的弱势状态。

大家总认为国产质量不好,其实核心原因就是材料不好,就是因为供应商资金吃紧,遇到材料价格突然波动,为了活下去,唯一选择就是用更便宜更次等的原材料,裘代宽说:大家对品质的追求,让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希望,那么多人跑去国外买东西,我就在想,如果我们把它做好一点点,也应该会有人来买的。

从裘代宽和它的温州供应链身上的真实小故事,解开了我心中由来已久的三个疑惑:那就是1、为何企业家们爱买房;2、为何民营企业抗风险能力较差,常常区域性行业性地集中连片陷入萧条;3、以及为何一些中国制造难以做大做强,还比较难以形成更多有竞争力的中国品质和中国品牌。

中国产业能力的提升,中国制造的崛起,一环一环地拆解开来,追根溯源,很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在于,传统的金融产业已经跟不上形势发展。

金融资源错配,资金流进地产领域空转,却无法促进实体经济的血液循环,让裘代宽和张奇常这样本本分分经营实业的企业家,经常饱受委屈,并承担着巨大经营压力,甚至让他们不得不加入抽出实体经济利润拿去买房的行为。

要终止这样的恶性循环,让做实业的幸福感高于买房的幸福感,恐怕需要整个金融机制以非常大的决心去发生变革。

在当下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决策层近期多次提出要稳定民营经济信心,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问题、改善营商环境,主动挑破了这层窗户纸,也许能给落后于时代呼唤的金融机制带来一些谋变的压力,或许,裘代宽和张奇常的企业家生涯在这样的大时代中,也能过得容易一些。(这是这个时代里的两个真实故事,但裘代宽和张奇常为化名)

原文来源:周天财经 作者:周天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