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中国遭遇资本寒冬,印度创业者不缺钱

邵世明 11月07日 热点
印度的创业公司传统上一直看重美国的投资,尤其是硅谷的风投,但现在向新的支持者开放。它们几乎都是亚洲投资者,尤其是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

在过去的九到十个月里,印度方言社交平台ShareChat的估值增长了7倍,从6700万美元飙升至4.6亿美元。顺为资本参与了其最新一轮融资。

昨日,顺为资本宣布,旗下基金完成一笔12.1亿美元的新一轮募资,目前其资产管理总规模已经超过了30亿美元。

在印度新年排灯节来临时,本土创业者闻到了空气里浓浓的红包味。如今的印度已经成为了顺为资本最关注的创投市场之一,仅次于中国。

顺为资本并非个案。尽管中国市场遇冷,印度创投市场迎来小阳春。过去几个月,一批风投基金成功募资,他们都押宝印度。

印度创投市场正处于转折期。一方面,本土电商Flipkart被沃尔玛收购,160亿美元的资金释放到市场上。Flipkart成功变现的创始人,最近接连投资两家印度企业。此外,随着中国的大型投资者对印度创业公司越来越重视,有能力且饥渴的投资者群体也大幅增加。

根据创投数据服务商Tracxn的统计,2018年第三季度,印度风险投资额超过26亿美元,而去年同期略超10亿美元。

22.jpg

本土VC崛起

业内观察人士表示,推动投资井喷的,不仅是红杉和Accel等国际知名风投公司,还有新加入的竞争对手,其中不少人是那些国际风投的前印度高管。

本地较小的机构,目前也募资到几十亿美元新资金。更不用说,美团和顺为等亚洲投资者也进入了印度市场。

普华永道的印度合伙人Sanjeev Krishnan说:“无论是就资金量还是资金来源而言,市场上都有了更多的钱。” “创业者可以根据企业的重点和当前的目标来挑选投资者,这可能尚属首次。”

例如,中国投资者可以更好地推动消费科技公司在网上和手机上扩大规模,而班加罗尔的Saama Capital可能更擅长引导突破性消费品牌的计划。

“这些现有基金面临的挑战是找到一个利基市场并主导该领域,”他补充道。行业中最大的那些公司已经崭露头角。

33.jpg

红杉印度参与了约170轮的融资。目前,该公司正分拆团队,分别专注于早期和成长阶段的交易。

红杉印度新基金的规模一度锁定在10亿美元,之后缩减至6.75亿美元。转变发生之际,一些当地的竞争对手采取了行动。过去一年中,此前十年都在印度开展业务的几家风投公司,从炽热的市场氛围里分到一杯羹,这增加了红杉印度的募资难度。

44.jpg

最新的趋势还包括,那些在全球知名风投公司任职过的印度人,纷纷自立门户,成立自己的基金。经纬印度的Rishi Navani成立Epiq Capital,赛富的Mukul Singhal和Rohit Jain成立Pravega等等。

从保守到激进

此前,印度风投公司一直处于守势。成熟的互联网业务并不常见,无法提供IPO主导的退出途径,也没有多少大宗收购让现有投资者获得财富。再加上LP对印度投资回报的担忧,这意味着即使是在其他市场以激进彪悍的举动而著称的基金,在印度也更倾向于安全策略。

“回报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我们必须在投资机会和史上糟糕的回报之间找到平衡,”孟买早期创业投资公司Blume Ventures的联合创始人Sanjay Nath说。

保守主义正在为更大的抱负让路。Flipkart以160亿美元出售给沃尔玛,以及该公司投资者所获得的巨额回报,为风险投资押注印度增添了新动力。此后,PolicyBazaar、OYO和Freshworks等新独角兽(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初创公司)的出现,适逢其时地为印度故事锦上添花。而ShareChat和Swiggy等创业公司的炙手可热的增长,则是最好的注脚。

55.jpg

“过去几个月,印度创业公司的信心大增,”运营投资和孵化机构Growth Story的资深行业观察家K Ganesh说。 “这些新基金及其各种计划的出现助推了行情。

中国风投投石问路

印度的创业公司传统上一直看重美国的投资,尤其是硅谷的风投,但现在向新的支持者开放。它们几乎都是亚洲投资者,尤其是中国的风险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和腾讯等科技巨头,到顺为资本等战略投资者,以及启明创投、晨兴资本、鼎晖投资、零一创投和兰馨亚洲投资集团等基金,都在排队支持印度的创业公司。

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投资者正在未知的水域里游泳,寻找下一个突破性的创业巨星,而非那些已经在中国被证明的模式,像电商、金融科技和支付等。“像方言等细分市场的创业公司得到支持,这在以前是不存在的。”该人士表示。

过去的25年里,Saama资本联合创始人Ash Lilani见证了印度创投圈的兴衰荣辱。Saama资本最近也募资到1亿美元。Ash Lilani说 , 将继续采取他此前的逆向投注策略,但现在,不得不做出调整。

“我们将对投资组合中的两到三个优胜者加倍押注,” 这一次,Saama资本不仅会瞄准特定领域的新公司,而且还会对那些优胜者加注。

66.jpg

过去的13年间,像Ash Lilani一样,Sandeep Murthy也密切跟随着印度创业经济的脉动。在此期间,通过LightBox的三支基金,他相继投资InMobi、Faasos、Droom等创业公司。现在,通过其下一支2亿美元基金,他希望进行9到10笔投资,每笔投资额为200-1000万美元不等,同时还可以拿出2500万美元来支持晚期的技术驱动型企业。

“我们认为,强势品牌是初创公司的关键区别,他们可以凭此建立业务,为服务收取高额溢价。”这标志着该基金的关注点,从技术主导的业务(广告技术企业InMobi和专注旅行的Cleartrip),转向从头开始建立品牌。

Sandeep Murthy 还表示,“围绕消费品,很多事情正在发生变化。替代性的分销渠道正在爆炸式增长,一些品牌正直接与消费者接触。”

幸福的创业者们

对于风险投资来说,挑战并非发现和支持有前景的企业。相反,在变化驱动的市场中,他们需要使投资组合跨越不确定的领域,始终盯紧战利品,使投资获得超额回报。创业者表示,与在印度进行了两轮或多轮投资的投资者签约,将有助于应对这些挑战。

“当很少有投资者愿意押注我们时,他们(Saama)能够进行反向投注,”的Anuj Rakhyan说。他是一名投资银行家,转型成为创业者,在孟买创立了冷榨果汁连锁店RawPressery。对于这些成熟的基金,新基金面临的部分挑战是判断市场变化。

“对于风险投资公司来说,全才时代已经结束,” Blume的联合创始人Nath说。这意味着基金需要专业化——要么专注于B2B市场,要么专注于B2C的机会,要么基金足够大,在每个领域都有专业团队和行业专家。此外,在创业生态系统中,也发展出两个不同的世界。

例如,在消费技术企业中,创业者往往更年轻,并且吸引了中国和东亚的投资者,他们对这些快速增长的业务耳熟能详。与此同时,大部分B2B仍然是老式美国风险投资公司的领地。随着新规则的确立,创业者也在改变他们的关注点。

Blume Venture的Nath说:“红杉或Accel的吸引力远不如往日。这给了其他投资者更多的机会。”

原文来源:志象网 作者:邵世明
赞(1)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