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王的剩宴

刘丹如 10月12日 其它
大船下沉背后,是河里的水位在急剧下降。

美股扇动翅膀,全球掀起一场特大风暴。

2018年10月11日,全球股民哀嚎一片。隔夜美股出现了大幅下挫,道琼斯指数跌幅超过800点,与标普同创2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下午开盘的欧洲股市也未能幸免,欧洲斯托克50指数、英国富时100指数、法国CAC40指数、德国DAX30指数开盘齐齐下跌超过1%;韩国首尔综指收跌4.3%,创近7年以来最大跌幅;日本日经225指数收跌3.9%。

在中国,上证指数盘中一度跌穿“熔断底”,创近4年新低。香港恒生指数收盘也创下2017年5月19日来新低。其中,腾讯控股收报267港元,大跌6.77%。

在此之前,社交巨头腾讯已累计下跌了260个交易日。也就是说,从今年1月29日创出475.6港元的历史新高后,这支股票就迎来了水逆,偶尔有涨,大部分时间跌跌不休,到今天,已从最高点跌去了43.9%。

西半球的另一位社交之王同样内外交困。自今年3月份的数据泄露事件后,Facebook遭遇股市和舆论场的双重打击。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Facebook股价下跌超过20%,市值在一天内蒸发1190亿美元,创下了美国股票市场有史以来的单日市值蒸发纪录。

两大巨头的遭遇背后,是整个社交行业的不景气。今年7月,美国社交媒体Twitter股价受到第二季度财报拖累,暴跌逾27%,直到近日,其颓势仍旧无法逆转。财报显示,该公司月活用户数正处于下降状态,对于这家原本盈利能力就堪忧的公司,这个消息更是雪上加霜。国内已上市的社交公司陌陌因及时转型直播,盈利能力十分强悍,然而在今年6月,陌陌遭遇做空机构狙击,市值也从超过100亿美元收缩至不到80亿美元左右。

11.jpg

在分析师们看来,股市风暴源起于大环境。券商GuggenheimPartners分析师ScottMinerd形容美股表现就像是“泰坦尼克号撞上了冰山”,他警告称:美联储即将采取的加息行动与特朗普政府削减企业税带来的财政赤字将形成一套“组合拳”,颠覆美股牛市行情。

也就是说,大船下沉背后,是河里的水位在急剧下降。股市表现带来了全球性焦虑,对于持有社交巨头股票的人来说,他们的心脑健康面临尤为严峻的挑战——中美社交股衰落,根本原因是:曾依赖规模增长大杀四方的社交巨头,已陷入瓶颈。

01

社交周期之痛

资本市场的态度看起来十分坚决。

为在股市上回春,腾讯从9月7日就开始每日回购股票,累积回购数量超过2000万股,耗资超过7.4亿港元,却无力阻挡大势。国庆前夕,腾讯宣布新一轮的架构调整,消息放出后,腾讯股票连续下跌9天,创造了史上最长的连跌纪录,市值自此彻底跌出了世界前十,马化腾的身价缩水100亿港元。

市值与峰值相比累积下跌超过40%的消息,让越来越多的质疑声围住了腾讯。

实际上,自2004年上市以来,腾讯股价经历过3次明显的大起大落。前两次的大跌出现2007年和2010年,跌幅一度超过75%。第一次大跌后,2008年,腾讯推出了“穿越火线”(CF),势头猛追当时最火的射击游戏“反恐精英”(CS)。从2009年3月开始,腾讯股价开始迅猛回升。

同样的情景在2012年微信上线、2016年王者荣耀出世时再次上演,腾讯股价也依靠这些王牌产品,一路上涨到上市时的400多倍。彼时,不少段子将购买腾讯股票与买房并列为暴富手段。

对于已上市14年的腾讯而言,涨跌起伏实属常见,根据既往历史来看,股价能否重回巅峰,取决于腾讯的创新能力能否冲破当下困境,比如说,身为现金牛的游戏业务正遭遇版号政策考验,前景不明。

22.jpg

图表:腾讯跌出多个历史纪录

Facebook也在经受同样的命运,这款软件的月活超过22亿,意味着三分之一的人类每月至少登录一次Facebook。通过收集用户信息完成精准的广告投放,Facebook在一年内的广告收入超过美国所有报纸的总和。财报显示,今年3月的数据泄露事件对Facebook营收影响不大,市值仍蒸发了360多亿美元。

表面上看,股价下跌是受到泄密事件影响;实际上,在事件发生当月和次月,由于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全身而退,加上Facebook第一季度财报数据良好,尽管舆论声浪居高不下,华尔街却并没有调低对于Facebook的估值。

真正的危机来自于用户数增长缓慢、在线时长下降。根据第二季度财报,今年4月到6月,Facebook的用户增速创造了历史新低,根据外媒报道,Facebook网站的每月页面访问次数也从85亿下降到47亿。

在美国最新的APPStore上,Snapchat、Instagram稳定在榜单前五名,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年轻人中的口碑,还是近期下载排名都超过了被调侃为“老年人专用平台”的Facebook。如果不是6年前收购了Instagram,Facebook如今所面临的局面可能更为窘迫。当时,扎克伯克以10亿美元收购仅有13名员工的Instagram,当时被认为溢价过高的交易,如今成为互联网史上最好的投资之一:Instagram的市值已经上涨超过100倍。

即便靠着收购续了命,Facebook仍需面对自身产品进入生命衰退期的事实。就连科研和曾经的员工也在舆论上“添乱”:去年,一项发表在“美国流行病学杂志”上的研究显示:对超过5000人的3年跟踪结果显示,更高的Facebook使用率会导致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和生活满意度的下降。据《纽约客》报道,在2017年11月的一次活动中,Facebook的第一任总裁肖恩帕克称自己是社交媒体的反对者,还说“只有上帝知道它对我们孩子的大脑有什么影响。”

微信7岁,Facebook15岁,对于社交软件来说,这并不是好消息。

02

流量玩家的绝地求生

社交产品初显衰退迹象,与之争锋相对的是来自另一赛道的敌人。

今年2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我国网民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小时,平均每天不到4小时。这意味着,每一天互联网产品的战争,都发生在这230分钟里。

33.jpg

根据QuestMobile的半年报告,2018年上半年,短视频的使用时长从去年的2.0%快速上涨到了8.8%,与此同时,即时通讯类产品的占比下降了5.8%。这是一场增量有限、存量竞争激烈的零和游戏。极光大数据推出的《2017年Q4暨全年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从2017年第四季度开始,QQ、微信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增速下滑,QQ下滑0.68%、微信下滑0.52%。新榜发布的《2017年中国微信500强年报》则显示,公众号整体平均阅读数下降了24%。

今年年初开始,腾讯重拾旗下小视频产品微视,3月,官方给出30亿元巨额补贴鼓励原创;9月,朋友圈新增发布微视的功能。实际上,无论扶持微视还是不断改版微信、发力小程序,都是腾讯对于用户时间的争夺。

作为腾讯最核心的产品,微信从来都不仅仅是一款类似电话本的产品。在增加了朋友圈、公众号等功能后,微信身上的内容消费属性成为这款产品的盈利核心。然而,随着用户时间被外来者蚕食,朋友圈打开率降低、公众号阅读量大幅度下降,一旦微信真的成为一本用完即走的通讯录,腾讯也就真的要绝地求生了。

在海外,Facebook同样面临来自视频领域的劲敌。市场研究公司SimilarWeb的最新研究报告显示,Facebook网站流量在过去两年里下降了近一半,而YouTube网站的流量则不断攀升。今年8月,CNBC报道称,Facebook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内可能会被YouTube超越。

2016年初,扎克伯格亲自指示加速发布视频流服务FacebookLive,将其工程团队从12个大幅度扩展至100多个。

实际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退,全球最大的几家科技公司都在应对从用户爆炸式增长到存量竞争的困境,陷入瓶颈的也不单是Facebook与腾讯。但由于社交产品与人们的生活最为接近,最微小的动作也会得到无限的放大与解读。这种关注对于两大巨头而言,曾经助其获得更多用户,如今也使得人们对其的包容和耐心日益降低,最终,直接反映在波澜起伏的股价上面。

为了延缓衰老期,社交巨头们不得不开辟新战场。Facebook将希望放在了海外,尤其是人口基数庞大的中国,扎克伯格在几次访华之旅中数度表达对中国的青睐,海外投资者也曾因为Facebook入华的消息提高了对这家公司的估值。然而,今年7月,Facebook在杭州设立分公司失败,Facebook寻求新流量洼地的意图也折戟于此。

在Facebook第二季度高管电话会议中,扎克伯格预测道:“今年下半年,公司整体营收增长将进一步收窄,三四季度增速会有5-10个百分点的下降。”此话一出,Facebook的股价应声下跌了25%。社交巨头曾经无往不利,这意味着市场能接受的是优,而不仅是及格,更何况掌门人亲口承认流量红利不再?

Facebook进不来,腾讯也出不去。微信自2013年就开始尝试出海,投入超过10亿元去推进全球化事业,还签下足坛巨星梅西作为微信的全球广告代言人。然而,根据WeAreSocial和Hootsuite联合发布的年度全球数字报告,在全球范围,微信仅在3个国家和地区成为第一大聊天类应用,分别是不丹、澳门、土库曼斯坦。排名第4到10位的是马来西亚、老挝、文莱、圣赫勒拿岛、利比亚、蒙古和香港。

与之对比,抖音的海外版本TikTok出海不到两年,就在日本、东南亚等多地应用商店的视频软件排行中长期保持第一,即便在竞争最为激烈的美国,TikTok仍旧保持在APPstore免费应用前十的地位,多次被AppStore推荐,是2018年上半年全球下载量最高的非游戏iPhone应用。

44.jpg

抖音的海外版本TikTok

2017年,社交和游戏占据腾讯全年利润的65%,但根基动摇的迹象已经初现。一方面,社交在海外没能交出漂亮成绩单;另一方面,王者荣耀接班人绝地求生迟迟拿不到版号,无法收费。8月30日晚间,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

这意味着,内容成为腾讯争夺流量的最重要筹码。除了扶持微视,9月底,腾讯全面调整了公司架构,新成立了平台与内容事业群,收归各类信息流业务,与今日头条形成对峙。

在内容战役里,腾讯已经陆续推出了将近13款短视频产品,财力物力成本高企,却仍未见起色。即便如此,在230分钟的用户时长战场上,不进则退,腾讯也无法中途退出。

作为互联网时代最成功的两家社交网络公司,Facebook和腾讯都在抓紧最后的机会,试图重回巅峰。要想延长生命周期,研发新产品或许是唯一途径。曾经,腾讯经历了从QQ到微信的迭代过程,最终受益巨大。Facebook在近几年除了大肆收购竞品,打压垂直赛道的玩家如领英,还在AR、VR、视频聊天等领域不断投入精力。今年10月,Facebook推出了一款AR视频通话设备,试图通过硬件来实现社交变革。

扎克伯格曾对《纽约客》表示,“如果我们要实现想要的目标,那不仅要有最好的功能,还要建立最好的社区。有时候你必须打败某人,才能干接下来的事情。但这主要不是我前行的方式。”

03

技术革新周期

试图突围的不止巨头,用户、投资机构、创业者们都在寻找下一代的社交产品。

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认为,人们之所以更关注社交产品,是因为信息传播的方式发生了改变,“PC时代,搜索引擎是传播信息的核心纽带;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在对话、沟通、互动中传播,社交网络成为当下信息传播的核心纽带。”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腾讯完全垄断了社交赛道,微信以10亿活跃用户的基数在互联网和运营商之上新建了一个平台——“微信互联网”,新产品难以出头。然而,随着新一代年轻人社交和生活方式发生转变,社交与内容的边界日益模糊:

微信增加了公众号,陌陌转型了短视频直播,今日头条大力打造微头条,爱奇艺做“泡泡”社区,B站被调侃为全球最大同志交友社区,全民直播时代开启……根据360手机助手的数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下载量Top20的工具应用中,35%都加入了社区运营功能。

55.jpg

图:360手机助手大数据显示,工具类应用出现新拓展

不同于PC时代天涯、猫扑、豆瓣等大杂烩式的社区,知乎、即刻、内涵段子、最右、小红书等新一代移动社区具有明显的人群属性,它们将不同人群区隔开来,刺激了新社交关系的诞生。因此,内容社区的出现不仅抢夺了传统社交产品的用户时间,也分散了其交友功能。

不可否认的是,上述平台的社交关系最终可能仍旧沉淀在了微信,与此同时,它们也切实削弱了微信在社交方面的影响力。

目前来看,内容社区很难引起大的社交变革。对于社交创业者们而言,社交产品的变革更多与新技术的变革紧密相关。在新一波社交创业中,语音、视频相关的项目成为不少投资机构的关注重点。

一位视频社交的创业者告诉AI财经社,他认为社交产品确实存在生命周期,子弹短信也好,其他垂直类社交产品也罢,都处于微信的同一周期,“如果创业公司还在和微信竞争,注定会失败。"

该创业者表示,一个阶段的资源被耗尽后,就会遇到天花板,所有人都会寻找下一个大周期。在上一个周期里,大公司会不断吸收存量市场资源,包括被创业公司挖掘出来的;但是,一旦进入下一个周期,大公司和创业公司几乎是同一起跑线,反而大公司要处理遗留问题,拖累了速度。

迎接新周期的时刻似乎已经到来。

9月初,腾讯管理层统一收到一封主题为“诊断腾讯”的邮件,要求在9月7号前收纳上交《腾讯发展优化建议表》。两个礼拜后,腾讯年中战略管理大会在广州秘密召开,会议确定了两个方向,腾讯从一家科技公司转型科技+文化公司,二是战略重点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

刘炽平在邮件中提出,基于社交优势,腾讯未来会将社交平台和内容生态进行紧密协作,即用内容加深社交平台的粘性,让社交平台充当好内容分发的平台,双向赋能。

此前,据腾讯2018年Q2财报,尽管社交广告同比增速55%,但媒体广告增速大幅下滑,从第一季度的31%下降到16%。今日头条成为腾讯抢夺用户时间方面的强劲对手。整合后的内容平台将善用社交优势,进一步提升广告收入。

曾经,Facebook有句格言“快速行动,打破局面”,倡导宁做有缺陷的第一名,也不要谨小慎微和完美主义。时移世易,如今,Facebook将座右铭改为“用稳定的基础架构快速行动。”

66.jpg

对于腾讯和Facebook这两大霸主而言,尽管股市已警铃大振,好在真正的敌人尚未到来,在进入社交的下一周期之前,他们仍旧有时间自我变革。

04

一切刚刚开始

股市的凉意从夏天就开始了。今年7月,一张图片在美国的社交平台上流传:几个中年股民站在大屏幕前,盯着头顶上方的股价显示屏,瞠目结舌。图片来自路透社,配文是摩根士丹利的一则预警:“Biggest stock market crash coming soon(最大的股市崩盘即将到来)!”

实际上,科技股股灾的预言近几个月一直在美国流传,尽管有声音认为,这一说法是对个别股票表现的反应过度,但仍然有人坚持这一看法。

“这仅仅是个开始,”近日,CEB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Corp.的研究主管BannyLam在电话中说。“美国科技泡沫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会破裂,我们面临诸多外部不确定因素——贸易战、新兴市场货币和油价风险,而且投资者还应密切关注人民币。”

没有什么比社交领域更能反映出,上一轮技术创新带来的增长已经进入尾声。然而,在社交领域,老巨头的地位仍难以撼动。

两个月前,子弹短信上线,在罗永浩的大力支持下,这款社交产品曾拉出漂亮的增长曲线,在两天后就冲上了APPStore社交榜榜首,上线3天就融资1.5亿元。然而,用户的热情在两个月后就消耗殆尽,数据上呈现高开低走,完全撑不起市场对于挑战微信的期待。

77.jpg

但投资人和创业者从未放弃对社交领域的进攻。“最近社交领域确实热起来了,很多投资机构都在看。”一家视频社交的创始人告诉AI财经社。上线3年的陌生人社交平台soul,也在近期得到了来自DST的B轮融资。作为全球最了解社交的投资机构之一,DST曾投资过Facebook、Snapchat、探探,今年8月又参投了职场社交产品脉脉。

社交领域这潭湖水已经平静了太久。如果说子弹短信是引发涟漪的第一块石子,湖面之下,还酝酿着更多的蠢蠢欲动。这几天以来,“微信之父”张小龙获得高尔夫球赛冠军和腾讯股价跌破270港元的消息前后脚放出,有社交创业者在朋友圈感慨:“也许新的机会已经到来了。”

原文来源:AI财经社 作者:刘丹如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