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小而不倒”的UU跑腿:重点在于“抗揍”

石富元 09月14日 出行物流
乔松涛对UU跑腿的定位并非是众包跑腿平台,而是一家同城生活服务平台,但又与美团这样的中心化平台不同,他要做即时服务版的58同城。

11.jpg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石富元

如约到达UU跑腿位于望京SOHO的北京总部,并没有立刻开始采访,创始人乔松涛刚刚结束上个会议,为了提振精神头,在进屋前先抓紧时间抽了支烟。

好不容易来一次北京,其行程被安排的相当满。在采访的间隙,他又再次抽了两支烟,喝了两杯冰咖啡提神。

在刚刚过去的8月份,UU跑腿完成了2亿人民币B轮融资,上膛了新弹药的乔松涛,正在马不停蹄地拓展新城市,欲用一年的时间把当前137个城市的市场规模推高到300个城市,实现二三四线城市全覆盖。

22.jpg

UU跑腿CEO 乔松涛

“从2015年75家众包跑腿平台拿到融资,到目前只有4家平台尚存(2B的达达和点我达,与2C的闪送和UU跑腿),我们也算是经受住市场考验的团队。”乔松涛向不凡商业说道。

2015年4月15日,乔松涛决定在郑州创立UU跑腿,正式进军河南众包跑腿市场。

而萌生这个想法是因为,一方面他之前6次创业已经赚到了好几桶金,一直以来都想做件更有价值的事情;另一方面他是个大宅男,一个月都不出门那种,因此“代买、代取、代送、代办”等需求是他发现的日常生活中未被满足的高频痛点。

在此之前,已经做过两个服务众包平台项目的乔松涛,一开始就明白运力端该如何开拓;而之前的社交与大数据挖掘项目经验,则让其知道到哪儿能获取用户。

截至目前,UU跑腿注册的“跑男”(UU跑腿对配送员的叫法)已经有138万,C端用户超过2000万。

目前为止,UU跑腿已经完成了4轮融资,融资总规模超过4亿人民币。“我们几乎是行业内融钱最少和花钱最少的,但我们也最终活了下来。”

与巨头竞争如何突围

从公开资料可以了解到,虽然UU跑腿还只是一个创业阶段的企业,但围绕主业已经衍生出了2大业务:小程序店铺开发工具“优小U”和生鲜O2O“有好生鲜”。

据乔松涛介绍,之所以如此多元化布局,主要是为了让自己在竞争中有独特的优势和差异化。

“在巨头的竞争当中,我们首先要保证用户不丢、商户不丢、跑男不丢,因此我们需要把他们更深地绑定在我们的平台上,所以我们要在上下游做更多的布局。”乔松涛说道。

虽然UU跑腿以服务C端用户起家,目前C端用户的订单量仍占比高达70%,但乔松涛明白,在新零售的大背景下,B端需求肯定是更高频的,因此UU跑腿必须拥有自己的上游。

优小U和有好生鲜,便承担了这个任务。

乔松涛预见,随着小程序的普及,会加速移动互联网的去中心化,即商户会更有动力建立自己的小程序店铺,而非完全依赖某个中心化的平台导流。

这样做的好处是,客户最终会沉淀在商户自己手中。“现在大部分的生活服务平台的常规做法是,交易完成后3天隐藏数据,商户就会和用户断了联系。”

优小U的作用在于,可以帮助商户非常轻松地生成自己的小程序店铺,而这个店铺不是嵌入自己中心化的平台之上,而是像有赞、微店那样独立的店铺。

33.jpg

据乔松涛介绍,开发一个小程序店铺目前收费999元,优小U自7月份上线至今,已经卖出去1000多套。

如果说优小U踩的是小程序的风口,那么有好生鲜踩的则是新零售的风口。

今年5月份,UU跑腿与国内最大的生鲜物流港中原四季水产物流港联合投资了有好生鲜,有好生鲜提供产品,中原四季水产物流港提供供应链,UU跑腿提供获客和配送。

乔松涛对有好生鲜的定义是,提供最好产品和服务的生鲜O2O,因为UU跑腿的客户群本身就是相对高端的消费群体。

为了满足用户在家就能吃到专业的海鲜料理,有好生鲜在郑州地区培养了200多名海鲜烹饪厨师,不仅可以配送,还能现场烹饪。

有好生鲜的实体店则和盒马鲜生相似,前店后仓,既负责线下体验消费,也负责线上下单配送。只不过有好生鲜店铺做的更小,只有200多平。

据乔松涛介绍,有好生鲜目前在郑州已经开了7家店,且已经实现了整体盈利,今年年底之前,将扩展至30家。

无论是优小U还是有好生鲜,都是在为UU跑腿打造自己的上游交易入口。“这样一来就不会像一些同行一样被某个交易平台掐住脖子,完全丧失议价权。”乔松涛向不凡商业记者说道。

物流界最懂社交的UU跑腿

“之所以广泛布局,是为了和同行或巨头竞争时更有底气,但我们一直以来的原则是不和对手直接竞争。”乔松涛告诉不凡商业记者。

UU跑腿的城市拓展策略是,30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搞自营,300万人口以下的城市搞加盟,这样几乎能实现全城市覆盖。

但目前一线城市是闪送的地盘,闪送体量较大,作为小个头的后来者,UU跑腿选择在二三四线着重发力,不和竞争对手硬碰硬。

44.jpg

“我一个做物流的说我最核心的竞争力是社群运营能力和大数据能力,连投资人都不信,但事实确实如此。”乔松涛说道。

今年上半年滴滴外卖进入郑州时,依靠大额补贴,不仅打击了很多外卖平台,还毁了很多配送平台的生意。

据乔松涛介绍,有些同行,整个团队建制都被挖走了,但自己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乔松涛早年有7年的社交产品创业经验,因此在运力端自打一开始就“重线上轻线下”,不靠地推或补贴获得跑男用户,而是靠口碑传播获客,再通过社群运营留存。

“我们可能是唯一一家没有参与补贴大战的平台,花钱最少但办了最多的事。”

在用户端,UU跑腿也主要靠社群运营和大数据获客。乔松涛2010年前后,分析过淘宝的大数据,以帮助中小商家获取流量,因此现在每到一个新城市之前,他都会先把当地用户数据分析一遍,然后把粉丝做起来。

据乔松涛介绍,在创立UU跑腿前,他手里已经运营着19个网红号,总共有2000多万粉丝,而UU跑腿的第一批用户就是在这里面挖掘出来的。

在同行多是快递出身的背景下,乔松涛的履历确实比较奇特,但这也帮助其构建起了自己独特的核心优势。

55.jpg

对于“物流界最懂社交和社交界最懂物流”的乔松涛而言,更愿意在核心能力上与对手赛跑,而非在同一逻辑下与对手打拳击,而且他还试图把对手拉到自己的逻辑下,“以己之实攻人之虚”。

“我们几乎踩中了近年来每一个社交风口,无论是微信小游戏还是抖音,并且开创了跑男社群运营的玩法。现在包括滴滴在内的共享平台,都在学习我们。”乔松涛如是说道。

即时服务版的58

乔松涛对UU跑腿的定位并非是众包跑腿平台,而是一家同城生活服务平台,但又与美团这样的中心化平台不同,他要做即时服务版的58同城。

整个逻辑是上游自发产生交易行为,而自己主要承担后续的众包服务提供。不仅仅局限于“取送买”,未来还会拓展代人办事、水电维修等。

除了打造自己的上游外,UU跑腿还会把自己的业务以接口化的形式对接给很多外部平台,成为社会化的运力提供商。

比如,有广告公司对接了UU跑腿的接口,需要找人做临时促销、派发传单时,直接在平台上发布兼职需求就能搞定。

66.jpg

据乔松涛介绍,UU跑腿的发展历程也并非一帆风顺,也曾多次差点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2016年6月份UU跑腿启动了A轮融资,本来已经有一家机构决定投资,但就在打钱之前,百度发布了一个声明,称要做国内最大的同城物流平台,结果一下子把投资人吓跑了。

接下来的半年里,正值资本寒冬,乔松涛一直没能融到资,因此自己贴进去了将近1000万元。

但到了年底12月份,乔松涛碰上了自己冥冥之中的救星。

“我19号给天明集团的姜总发了微信,但是他没理我,到了21号他忽然拉了个群,说几个人约着聊一聊,22号见面后谈了不到2个小时就决定投资,并且赶在31号新年之年未经我们同意就往我们账上先打了666万的预付金。”乔松涛告诉不凡商业记者。

可以说就是天明集团这笔及时的投资,帮助乔松涛渡过了最危急的2016年。

发展到目前,UU跑腿已经成长为一个300多人的团队。此次拿到B轮融资后,将着重在城市的横向拓展方面做投入。而优小U、有好生鲜,则是在纵深方面的布局。

商海沉浮将近20年的乔松涛,对如何夹缝求生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本文是不凡商业原创文章,作者:石富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1)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