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微众税银赵彦晖:客观地做小微企业征信这件事情

王山尔 08月30日 人物
柏拉图说,一个人不论干什么事,失掉恰当的时节、有利的时机就会全功尽弃。古语有云,时则动,不时则静。智者善于把握时机,静观变化。

图片1.jpg

微众税银董事长赵彦晖,上世纪70年代生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而成长,应该是共和国史上最有跨越感的一代人,不妨称为“改革一代”。曾当过军人、大学老师和工程师的赵彦晖,拥有非常强的一针见血的能力,也有演绎未来的能力。他在跨越税务、金融和科技三个维度的领域里也恰好踩在点上,在领域内作为领跑者,不断地寻找着未来地方向。

劣币逐良下的征信之难

尤瓦尔·赫拉利的新书《今日简史》里有一句文眼:我们可能判断对了困境,但是我们可能关心错了问题。赵彦晖及微众税银正在做的小微企业征信,正是面对普惠金融的困境,而且关心对了问题。

正如行业内深知普惠金融是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重要一环。十年前,普惠金融概念初提;十年间,中国让全球看到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十年后,金融科技的兴起,普惠金融从普及发展的1.0阶段迈入科技升级的2.0阶段。诚然,我国大量小微企业依然游离于传统大型金融机构金融服务范围之外。

如果说3年前谈到为金融机构科技赋能,还显得金融科技公司们有些一厢情愿,但到这个时候来看,这种金融科技公司与传统金融机构“共生”和协作的模式已经变得越来越成熟和稳健。大环境劣币驱逐良币的乱象,也需要严格遵守规则的有序者来维持。

“把一个正常的,良性的客户,最后反而变成了不太好的客户,这是不法的黑中介带来的问题,因为不法中介收取的高额手续费让正常经营的贷款小微企业无法承受出现偿贷风险”。微众税银是做小微企业征信的有序者,作为响应普惠金融的征信机构,严守客观地反映信息主体信用情况的原则,如此一来,便更需要在劣币逐良的市场中严守规范初心,“我们做的是企业征信。征信业在国内是刚刚起步阶段。国家的征信条例也是从2013年正式推出实行,尤其在企业征信这一领域更是如此”。征信业属于人民银行监管的受控行业,为金融服务,为信用服务。征信业的生存是很艰难的,因为不赚钱。做企业征信,三年之内基本上赚不到钱。因为赚钱要看市场的成熟度,目前市场是不够成熟的,做征信的门槛高,不管是对资源、人才还是技术能力,包括客户的认可,都是高要求,不容易开展。

征信是个美丽的迷,从国外一个小众的金融服务子行业发展成为国际、国内的热点领域。它让美国邓白氏发展了百年,它让德国公共征信系统成为德国征信体系最重要的数据来源,它让日本帝国数据银行拥有亚洲最大的企业资信数据库,现在,轮到像微众税银类的金融科技公司了。

君子之言,信而有征。然则在我国,建立企业征信“守信激励,失信惩戒”的信用体系还发展缓慢。第一,和个人征信不同,没有如微众税银般业务累积的建模专业数据支持,很难准确评估一家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第二,小额分散的服务成本太高,这正是微众税银通过系统化、批量化、线上化的方式在解决的问题。

银行和小微企业的“黄金时代”

互联网带来的新型商业模式,或者说是一种颠覆的浪潮,似乎正扰乱银行业的运行规律。随着全球金融市场的开放,这些来自科技行业的竞争对手的数字产品正越来越多地成为客户日常财务活动的核心。

一位欧洲银行业高管对此认为:“这是银行业令人兴奋的时期,也是令人害怕的时期。”

“银行做小微既有压力又有动力,所有的产品都是银行和我们合作之后定制的一款针对小微特殊的税银贷等等叫法的产品”,赵彦晖清楚阐释了微众税银和银行的合作模式。

对银行而言,银监会的考核指标是压力,另一方面随着宏观经济的周期,现在大企业的违约率也逐渐上升。小微企业的好处是量特别大,不会存在某一家银行把小微企业做没了的僧多粥少现象,这是动力。

似乎银行总是以一种财富的实体形式存在着,过去的财富样式是什么?是具体的土地和上面的资源。而现在财富的样式,已经变成了协作、数据、科学和知识。如那位银行高管所言,对于银行业来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更是银行和金融科技公司协作迸发的“黄金时代”。

提及微众税银,不可避免地会说到和某银行“撞名”。当初为什么叫微众?“其实单纯地就是面向小微企业,众是因为小微企业多,聚微成众,做税银服务,微众由来就是根据小微企业众多。”对于意外的撞名,赵彦晖的回答没有多做停留,简洁有力地讲了创立初心,即面向小微企业的服务覆盖。

在中国,过去能够享受到金融服务的小微企业非常有限,没有商业贷款的小微企业,在银行的企业征信里面可能只是一张白纸。对于小微企业来讲,没有贷过款,不足以评估它的信誉问题,能否找到替代数据并建模应用?微众税银做到了——经营数据,涉税数据,将纳税数据借鉴到金融角度。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数据扩展和升级,而是通过企业研究与实践试错,将金融、税务与互联网科技跨界融合之后的提炼建模,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征信成果,更是以大数据应用为核心的互联网征信。

从客户方面看,小微企业,这一难以获得金融服务的客户恰恰又是最需要资金支持的群体。这些“金融弱势群体”跨不过信用审查的门槛,无力承担金融服务的成本,因贫不得贷,无贷更加贫。微众税银的税银服务带着小微企业走向“黄金时代”迈了一大步!

有正气的理想主义者

赵彦晖,以及其代表的微众税银,在“金融科技”和中国中小微企业征信万亿市场的大赛道里,只是刚刚拿到了进入比赛的门票而已。这家鼓励求知、创新、进取的公司,在新玩家、新思路不断进入的行业现状里,仍保有年轻的创业心和做正气的事,这是赵彦晖和微众税银这家公司的某种气质。

“我们最初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和税务局达成了三原则”,第一个原则是安全,毋庸置疑,做征信和企业服务安全排第一位;第二个原则是开放,不论银行大小、不论银行还是机构,都提供服务;第三个原则是免费,指的是合作银行得不向企业收取除了利息之外的任何费用。

公司是什么?公司就是用来解决人类的问题的。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解决了人类的普遍问题。你解决的人类的问题越普遍,公司就会越大;你解决的方式越有独创性,你的公司就会存在越久。如此来看,都对上了,这越来越像是一家具有独角兽潜质的公司。

如今,我们每个人都在谈论“数据科学”,哈佛商业评论杂志甚至将数据科学家定义为“21世纪最性感的职业”。金融和数据科技高度相融,只是正气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有所为,有所不为。君子爱才,取之有道。我们赚我们应该赚的钱,我们没有想去赚快钱,只赚取我们的能力和价值服务与之对等的钱。”这是赵彦晖的正气原则,也是微众税银遵守的游戏规则,“我们解决的最核心问题是法律层面,其次是技术层面,最后是业务流程层面”,这是从业者对于行业和所做事情“克制”的“爱”,一点也不“放肆”。

全球的金融科技公司曾经掀起了一波颠覆银行的浪潮。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发现自己面临的金融监管合规问题,他们开始意识到,从零开始构建业务网络是很困难的,就像许多银行在一百年前面临的问题一样。如此来看,微众税银做的企业征信,刚好和国家做的基于金融口径的企业征信形成互补。对于消费者而言,是将银行的实力和声誉与金融科技公司的创新和灵活性结合起来。如果能做到这一点,它们就能在这个“数字至上”的商业世界中更快地前进。这即是银行和中小微企业与微众税银合作最理想的状态。

今年,赵彦晖45岁,人到中年、青春正好。其带领的微众税银在金融科技的进击中星光点点、逐片燎原。诚然,微众税银的目标,是做成中国最大最好的企业征信公司;在这一细分领域做成“低调的牛逼”,通过“客观地做小微企业征信这件事情”便可以达成。

原文来源:不凡商业 作者:王山尔
赞(29)
呵呵(6)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