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微信中弹

AI财经社 08月28日 其它
但不论是子弹短信的上线时间或产品功能,都在无声声张一场针对“微信”的有备而来。

尽管锤子手机的声势渐弱,罗永浩本人的带货能力依然强悍。8月20日,在锤子科技夏季发布会上正式开放下载的子弹短信,两天后就冲上了APPstore社交榜榜首,一举超越微信、探探等长期盘踞社交榜前列的巨头,将它们压在身下。

8月23日,这款上线仅3天的产品获得了数千万元融资,锤子科技也是投资方之一。罗永浩在微博表示,腾讯投资部已经在接触子弹短信的研发公司快如科技。

在发布会结束后,拥有1500多万粉丝的罗永浩个人微博,基本上成为子弹短信的全职客服,除了回复网友各种产品问题建议,还帮忙转发子弹短信的官方微博发布的推广和招聘等信息。

8月27日,他在微博里炫耀了子弹短信的融资进展:短短6天,51家VC,7家科技巨头(中国一共有几家“科技巨头”?)的战略投资部……8月28日,他又在微博里确认了融资细节:令人发指......上线才七天就完成了第一轮1.5亿融资,五十多家投资机构,才见了不到十分之一.....

微信图片_20180828151018.jpg

尽管在微博里,罗永浩表示无意挑战微信,只为在意沟通效率的人群打造一个细分产品。但不论是子弹短信的上线时间或产品功能,都在无声声张一场针对“微信”的有备而来。

01

拿出子弹

子弹短信目前最大的亮点就是语音转文字。不同于微信的长按语音转文字的隐藏功能,子弹短信通过与科大讯飞合作,研发出了实时语音转文字。用户发送语音,对方可以同时收到语音和文字。

另一方面,微信语音播放时无论听到多少秒,一旦中断都需要从头再播,但子弹的语音播放可以拖动进度条。

为提高沟通效率,子弹短信还提供了“稍后处理”和“引用回复”两个功能,前者针对人们已读消息后忘记处理的问题,子弹短信可以将这类信息进行标记,被标记的信息会被分组,等待用户空闲时间进行回复;“引用回复”是指用户可以针对某条消息进行回复,这个功能QQ也有,但微信一直没有上线。

“子弹的这些功能都是不少用户希望微信改进的地方,但之前微信一直没有动静。”发布会一结束就下载了子弹短信的锤友王小群说。

老罗的庞大影响力,加上一些用户对微信的某些功能早有不满,子弹短信能用48小时冲上APPstore排行榜便并不意外。

22.jpg

子弹短信掘出这些突破口,以提高沟通效率的思路,切入微信坐镇近8年的通讯工具市场。除了补足微信的缺憾,它还提供跨平台沟通的功能,子弹短信的用户可以直接给手机通讯录的用户发消息,同时引导对方下载子弹短信。

在发布会现场,罗永浩演示了“全局悬浮球”和“列表页快速回复”,这两个功能可以让用户不需要进入App,直接在手机桌面发送消息,方便用户在开车等场景下语音回复消息。

名人大肆宣传助攻、新鲜的社交产品、针对微信的功能迭代……上线5天的App如一粒子弹,激起人们围观微信霸主地位受挑战的热情。

只是,子弹短信真的能撼动腾讯在熟人通信领域的绝对垄断地位吗?理论上,干掉微信只需要三步:第一,发布一款主打即时通讯功能的产品,并针对微信进行针对性功能布局。这一步,在8月20日的发布会上,已由罗永浩完成。

在现场,罗永浩演示了这款“超高效的次世代即时通讯工具”,为了演示这款由锤子科技离职员工打造的产品,罗永浩还当场曝光了自己的手机号,引发了一众锤友现场为他打call。

但接下来的难度不啻于把大象塞进冰箱。

02

等待危机

难归难,能在社交这个最引人关注的赛道上引起腾讯的注意,事情本身已足够让当事人和看客们兴奋。

正面对抗微信太难了。壮如阿里也没能阻挡京东、拼多多等后来者的崛起;百度垄断搜索多年,仍旧有今日头条弯道超车;唯独微信上线8年以来从无对手,压得整个社交领域都难以生存规模超过百亿美元的产品,唯一的例外陌陌也是靠转型直播自救。

理论上说,要想干掉微信,第二步是要等到合适的时机。

客观说来,子弹短信从研发到上线仅有3个月,靠这样的急就章产品,即便自信如放话“壮大锤子收购苹果”的罗永浩,也不敢承认有挑战微信的野心。

罗永浩另有打算。

3.jpg

事实上,微信面临的不只是外患。近两年来,整个社交领域的发展都陷入了瓶颈。2017年,社交类APP周活跃指数下跌了8.61%。微信和QQ尽管盘踞了所有APP排行榜的前二,但在突破10亿用户数后,微信的各项数据全面见顶。

猎豹移动2018年Q1报告显示,与去年相比,2018年以来,微信的周活跃和周人均打开次数都有了明显下降。QQ和QQ空间的月活更是从2016年开始持续下跌至今。

落寞的不仅仅是承担着通讯录功能的熟人社交,陌生人社交的赛道里同样门庭冷落。2016年,陌陌全面转型直播后,成为一款与YY相似的内容产品,社交功能日趋弱化。为保住在陌生人社交领域的领跑地位,今年2月,陌陌以超过账面现金的一半收购了市场第二名探探。

在陌陌与探探之后,再有社交新星诞生,体量也不到陌陌十分之一,落入千亿美元规模的社交领域,只激起转瞬即逝的浪花。

如果人们不再愿意聊天,时间都去哪了?今年2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我国网民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小时,平均每天不到4小时。

这意味着,每一天互联网产品的战争,都发生在这230分钟里。猎豹统计的2018年第一季度APP总数据显示,短视频成为最大的时间杀手。人们花在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快手、抖音等短视频的平均时间都在半小时以上。资讯类短视频产品,如西瓜视频的用户时长甚至能够达到60分钟左右。

抖音自然撼动不了微信在社交领域的地位,但短视频抢占微信的用户时长已既成事实。

危机不止于此。随着微信深度浸入人们的生活,微信的附带的功能日渐增多,通讯录功能也愈发臃肿,沟通效率低下早已被外界视为微信的最大痛脚。

觊觎已久的人可以行动了:现在正是合适的时机,以体量更小、更纯粹的社交工具去蚕食微信的份额。

今年2月,主打职场社交的应用脉脉完成D轮融资2亿美元;今年8月,中国联通大数据发布沃指数移动应用APP排行榜,钉钉超过QQ邮箱,以5251万日活冲上了商务办公软件的第一;新人子弹短信目前主要针对注重沟通效率的工作场景,尽管没有对微信发起正面攻击,但这些细分领域的产品,正一步步蚕食微信的使用场景。

蠢蠢欲动的不只是职场社交领域。今年6月,小米悄悄的更新了米聊的版本,与此同时,华为、OPPO、Vivo都在自家手机上推出社交产品。目前,这些产品的动静还远比不上支付宝的“校园日记”,但硬件公司尝新社交的趋势已经十分明显。

继米聊之后,锤子是第一个将社交产品发布至其平台的手机公司。尽管罗永浩撇清了锤子和子弹短信的关系,但子弹短信联合创始人郝浠杰出身于锤子科技,半年前从锤子离职后立即成立了快如科技。

在36氪的采访中,郝浠杰表示:“罗永浩也表示非常看好这个方向,锤子科技在技术、设计、宣传上都给予了很多支持。”

子弹短信冲上APPstore社交榜单榜首后,罗永浩最为兴奋,两天内发了无数条微博为子弹短信站台,为后台数据增长兴奋不已。

03

社交难为

在社交领域,新面孔已经缺席了太久。

2000年前后,QQ崛起,人们“网上冲浪”时,再没有比聊天室更让人沉迷的事情。大街小巷的网吧里,“咳嗽声”、“敲门声”此起彼伏,来自天南海北的好友申请让无数人感到兴奋。当时,很多人可以花一整天的时间,在网上陪一个陌生人聊天,这在现在难以想象。

在那个PC时代,社交明星不只有QQ,人人网、开心网、微博等都有众多拥趸。

2011年,智能手机携移动时代降临。米聊、微信、陌陌等前后脚上线,成为新一代社交明星。但最终,在微信的强势压制下,比微信早上线两个月的米聊一败涂地,曾有机会进军熟人社交的陌陌也只能退后一步,专注陌生人社交,百花争鸣的局势不再。

所有人都在期待令人眼前一亮的新产品,包括腾讯自己。从开始对外投资至今,社交产品一直是这家公司最为关注的领域,仅根据公开报道,腾讯就投资了20多款社交产品,其中,走到了下一轮的产品只有Snapchat。

为什么没有新品成长起来?陌生人社交产品抱抱的CEO舒迅告诉笔者,“中国所有以认识新朋友为目的的交友软件,其实都是为腾讯打工。但腾讯本身不支持其他社交产品发展,腾讯的体系内是禁止社交产品投放广告的。”

舒迅是最早一批互联网从业者,2005年进入百度,先后担任过市场部总监、公关部总监、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从1997年开始,他花大量时间泡在校园BBS上,到后来做贴吧,再到2014年自己做社交产品,舒迅研究社区社交类产品已有21年。在他看来,社交产品应该是以建立关系为主要目的的产品,具体来说,就是认识新朋友和保持联系。陌陌崛起后,认识新朋友这一领域被视为还有机会,但却忽略了微信和QQ在陌生人社交上的强悍表现。

QQ起家时,一个重要的功能是“按条件查找陌生人”;微信更是凭着“摇一摇”这个基于LBS的功能,迎来了第一波用户爆发。直到现在,尽管人们更看重微信的熟人社交功能,但“摇一摇”“漂流瓶”等陌生人交友功能仍旧瓜分了陌生人社交不小的市场。

向上,难以突破用户增长瓶颈;向下,社交类产品商业化困难。最终,陌陌、抱抱等陌生人社交产品纷纷趁着直播兴起完成转型,在社交之外寻求活路。目前,还停留在社交赛道上的唯一新星只有探探,但其体量不足陌陌十分之一,而且也已是4年前的产品。

2017年至今,即便是最关注社交的腾讯也减少了相关投资,其他大多数投资机构对此间的兴趣更是寥寥。

“新的社交产品很难出来了。”华映资本执行董事钱奕曾主导抱抱转型直播后的B+轮投资,他告诉笔者,这是近两年资本不再青睐社交的主要原因,“抱抱也是社交途径走不通才做的直播。”

04

未来微信

“挑战微信的逻辑应当回到微信当年怎么挑掉短信和邮件的逻辑上来,不然都是小打小闹,不解决本质问题。”视频社交平台TIKI创始人吴永辉对笔者表示,微信当年的成功基于电信网络升级为互联网、功能机转变为智能机、基础技术和平台的变化,最终,才有了新通讯模式的诞生。

“从垂直人群和内容角度出发的社交创业,很难做出颠覆性的社交产品,除非能在底层技术和机制上做一些突破。”吴永辉指出,目前,Facebook、Snapchat、腾讯实际上都在搭建底层技术的桥梁,试图实现社交产品的自我变革。

2014年,Facebook花20亿美元收购VR硬件公司Oculus时,扎克伯格就表达了对于VR和社交结合的憧憬。2016年,Snapchat收购了一家拥有虚拟现实核心技术的公司Seene,在此之前,他们还收购了一家脸部追踪和识别技术提供商Looksery。与扎克伯格一样,Snapchat也在默默押注VR社交。

吴永辉正是受Facebook和Snapchat的影响。2011年之前,他在阿里巴巴负责旺旺、淘江湖、湖畔等社交产品的开发和管理。2014年创立老友科技后,吴永辉尝试过类似Snapchat和视频社交等玩法。目前,他做的TIKI就是主打一对一的视频社交产品,用户登录后,系统会自动匹配异性进行视频聊天。陌陌在TIKI之后,也推出了类似的快聊功能。

尽管看好视频社交,吴永辉也认为,目前的硬件水平不够,不足以支撑一款颠覆微信的新社交产品,时机尚未成熟。在他看来,包括锤子、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尝试社交产品,都是因为硬件的创新越来越难,转为在软件上发力打动用户,即便是苹果也不例外。

在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看来,人们之所以更关注社交产品,是因为信息传播的方式发生了改变,“PC时代,搜索引擎是传播信息的核心纽带;移动互联网时代,信息在对话、沟通、互动中传播,社交网络成为当下信息传播的核心纽带。”

以Facebook和微信为代表的社交产品已经统治了互联网很长时间,除了挑擂者,擂台上的扎克伯格和张小龙们同样在寻找新的社交形态。

这正是干掉微信的第三步:找到一种面向未来的社交形态。

2017年,Facebook在年度开发者大会上正式推出了基于VR社交的Facebook Spaces的公测版本。在Facebook Spaces里,用户可以像玩游戏一样给账号捏脸,设计自己在VR里的虚拟形象。设置完毕后,用户就可以与其他VR形象对话。

类似场景早已被科幻作品描述了千万遍:人们通过VR设备进入虚拟世界,在那里,虚拟的你不仅能跟随你的面部做出各种表情,还能完成一些现实中无法完成的事情。比如和异地情侣坐在一起看电视、逛公园,和蝙蝠侠一起攀登珠峰。

“科技加速度比人们想象的快得多。”吴永辉认为,这些场景并不遥远,对于科技领袖而言,押注虚拟现实是值得的,对于社交创业者而言,做社交的意义就在于破局。

目前,子弹短信已完成了第一步;第二步征途上,也有一众尚未成功的异路同行者;而最关键的第三步,还没有人真正踩准方向。目前,子弹短信的产品仍不稳定,用户吐槽不断,在取代微信之前,子弹短信也许首先该快速解决产品大规模应用中出现的bug。

无论如何,这仍令人兴奋。在强大的微信堡垒外面,终于弹出一颗也许能打破玻璃窗的石子。

原文来源:AI财经社 作者:AI财经社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