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支付宝“扫盲”东南亚

梁睿瑶 08月28日 新消费
抢滩东南亚,蚂蚁金服的野心在于20亿海外潜在用户,它入股本地公司,驻派技术团队,联手打造本地化电子钱包。

微信图片_20180828105434.jpg

蚂蚁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熊务真

2017年上半年,菲律宾本地电子钱包GCash的办公室里来了一群中国员工,一来就显现加班属性,每天很晚离开。天性自在的菲律宾人并不习惯,也不好意思到点就走,中国团队发现了,就故意出去一会儿,等他们回家了再回办公室加班。

办公楼位于马尼拉最繁华的金融中心,跟北京一样,这座城市在上下班高峰期会变成名副其实的“堵城”,不少员工通勤往返时间高达6小时,很多人早上5点就出门,堵个3小时才能到岗,“996”对于当地人来说并不现实。

对比中国公司一丝不苟按字母划分工位,热爱音乐的菲律宾人,用ROCK、JAZZ、HIPHOP等音乐曲风来划分办公区域。时间一长,中国员工渐渐习惯了办公室里突然响起的掌声或舞蹈——原因可能是过生日、搞定一个难题,或者一个长期苦逼加班的员工终于按时回家了,本地员工也会在项目公关时主动留下加班——认出一个中国人的方式,只能靠脖子上不同颜色的工牌。

这群中国加班狂来自蚂蚁金服。2017年2月,蚂蚁金服和菲律宾数字金融公司Mynt达成战略合作,多维赋能Mynt旗下的电子钱包GCash,它是菲律宾最大的本地电子钱包,拥有800万用户。

自此,蚂蚁团队陆续在菲律宾派遣了30-40人,他们几乎每周都会两地往返。蚂蚁全球本地化菲律宾负责人沈奕飞笑言,马尼拉到上海的航班都因此多了一班。

不仅菲律宾,蚂蚁金服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的9个地区打造出本地版电子钱包。东南亚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的重要阵地,支付宝、微信支付纷纷抢滩驻点。

不过,“二马”在东南亚的打法明显不同,基于数量庞大的微信用户,腾讯更注重中国人的出境游消费场景;而蚂蚁金服的野心在于20亿海外潜在用户,它入股本地公司,派驻技术团队,联手打造本地化电子钱包,于是便有了上文频繁往返两国的“候鸟”蚂蚁人。

从第一个印度本地钱包Paytm开始,泰国的TrueMoney、韩国的Kakao Pay、菲律宾的GCash和印尼的DANA等9个本地钱包陆续落地,每一次合作,蚂蚁都会拟定一套最适合当地的本地化赋能方案。

“不是说我们在再卖一套软件就好。”蚂蚁全球本地化钱包技术负责人熊务真表示,要在最合适的时间,用最合适的技术和最合适的方式,来做最合适的事情。比如,韩国Kakao Pay技术团队本身技术成熟,蚂蚁无需重力度参与,就组织一些workshop,做业务赋能或者打法赋能就行;在马来西亚,本地钱包TnGD是从零开始,蚂蚁几乎全方位赋能,从从产品、技术、风控,甚至于运营、市场等,熊务真本人就兼任了TnGD的CTO。

真正的融合则靠一场场硬仗。为了节省本地钱包的开放时间,蚂蚁金服国际事业部技术团队想出一招,开发一个通用技术平台,能风控、防欺诈、反洗钱,不同国家的电子钱包都能直接使用,剩下的应用层面,则由当地工程师去本地化、个性化。

最新的技术已经在菲律宾的GCash上试水,6月25日,两个本地钱包——香港AlipayHK与菲律宾GCash之间,实现了全球首个跨境电子钱包区块链汇款。技术背后,是众多在香港工作的菲律宾外劳的需求,他们要将收入汇款给家人。但是,“千岛之国”菲律宾银行服务普及率在东南亚排倒数,线下银行网点集中在几个核心城市,不少偏远岛屿找不到一个汇款网点,电子钱包将成为他们的一个更便宜、安全的选择。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033.jpg

在菲律宾大商场 Ayala Center,本地钱包GCash的存款机方便本地用户存款充值。

“如果要说一个目标,我们希望在3-5年,五个普通菲律宾人里面有一个是GCash的活跃用户,那就是2000多万用户。”沈奕飞很有自信。

抱紧本地大腿

迅速在当地铺开业务,少不了根植于本地的合作伙伴。在马尼拉的商场、餐厅、理发店等地,已经开始大量出现GCash的支付标识,菲律宾手机占有率高,人们热衷小额高频消费,70%的GDP是由消费拉动,这些场景背后,站着菲律宾第二大的企业集团Ayala和排名第一的电信运营商Globe。

GCash所属公司Mynt原本是Globe公司的一个小部门,当GCash逐渐起步时,公司决定搬出Globe大楼,另起炉灶,一年后,Mynt接到蚂蚁金服抛来的橄榄枝。从目前Mynt股权结构看,蚂蚁金服和Globe两各占45%,Ayala占到10%,Globe也是Ayala旗下公司。

“我们本身是直接被菲律宾央行监管发牌的实体,拿到牌照是一种官方渠道认可。再者,我们是Globe的子公司,同时Ayala又参与投资,Globe和Ayala,这两家公司在菲律宾象征着信任。”Mynt的CEO安东尼?托马斯(Anthony Thomas)说。

这很好地解释了蚂蚁金服选择Mynt的原因。菲律宾是一个财团主导的经济,市场蛋糕由十几个大家族分食,越大的企业集团在整个消费市场有更大的公信力,这种公信力可延递到用户信任上,也能与监管部门保持良性的沟通。

“我们的新业务审批以及拿牌,在本地监管部门都得到了支持。”安东尼?托马斯透露,8月初,他和蚂蚁派驻的沈奕飞到访菲律宾央行,汇报近期GCash的一些业务和蚂蚁的赋能效果,分管的那位央行副行长刚从化疗中康复,上班后第一时间就来见他们。

GCash的线下支付跳过了扫码枪,直接把二维码打印出来,让用户去扫,成本接近于零。这让移动支付在马尼拉快速推进,GCash稳坐菲律宾电子钱包头把交椅,远远领先其他竞争对手。但这种鹤立鸡群的优势并不能让安东尼?托马斯放松,移动支付在菲律宾金融服务的渗透率大约为34%,现金,依然是电子钱包最大的敌人。

同样在东南亚,互联网金融发展更为成熟的马来西亚,其移动支付的市场已经有了硝烟味。逼退Uber的Grab,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打车平台,紧接着GrabPay落地,打车之外还在不断增加更多场景。

8月,马来西亚的大马银行和电子支付平台DiGi合作推出Digi的vcash二维码,之后接入大马银行支付体系的POS机,同时支持DiGi的二维码支付;7月4日,知名硬件厂商雷蛇联手成功集团推出了Razer Pay,在48小时内获得了30万用户;6月,腾讯也上线了马来西亚版的微信钱包——令吉钱包。

马来西亚华人众多,微信钱包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不过因为没有中国身份证和银行卡,很多大马华人在使用微信钱包时,需要花手续费代充。基于此,令吉钱包在马来西亚的普及不会太难。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140.jpg

在马来西亚本地钱包公司TNGD办公室楼下,扫一扫二维码成为了公司年轻人喝咖啡的常用结账动作。

早在2017年7月,腾讯就申请到了马来西亚的第三方支付牌照,牌照一到手,各种问题便显现出来。在Facebook上,不少马来西亚用户担忧移动支付的技术不会落地,个人信息安全无法保障。腾讯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也曾表示,一些银行基建不完善,地方网络不给力,成为电子钱包推广的拦路虎。

蚂蚁金服没有选择这条独立自主却耗时耗力的路,2017年7月,蚂蚁金服与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旗下的Touch’n Go(TNG)公司签署协议,组建合资公司推出本地钱包TnGD。

TNG是马来西亚最大的预付卡公司,拥有2000万TNG实体卡用户。TNG卡绑定着马来西亚人的个人ID,TNG母公司的一大股东是CIMB(马来西亚联昌国际银行),也是马来西亚第二大银行。

蚂蚁与TNG的这次牵手,“暧昧”了两年。两年半前,刚刚加入TNG的尼扎姆(Nizam)在谷歌上找到蚂蚁金服国际业务的负责人,想要进一步推动TNG的业务。为了更长久的合作,双方很谨慎,经历了漫长的互相了解阶段。两年之后,TnGD本地钱包诞生了,尼扎姆任CEO,熊务真成为CTO。

“技术对我们来说可能是一个强项,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场景的一个本地化需求和存在。”熊务真谈及,同样是交通场景,已有基础的GrabPay以打车场景为主,而TnGD依托于TNG,应用场景更为国民性,囊括公交、铁路、地铁、高速收费等。熊务真表示,更看重当地电子钱包能在“一个可能场景和我们的互补”。

钱包不止于付

东南亚社会严重依赖现金,移动支付在这里一片蓝海,但暗礁汹涌,本地钱包的野蛮生长不仅要吸收技术,更要建立生态。

8月18日,新上任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将访华第一站选在了杭州阿里巴巴。据《环球时报》报道,马哈蒂尔对于移动支付最感兴趣,在蚂蚁金服董事长井贤栋讲解时,马哈蒂尔一边提问,一边掏出手机录音;菲律宾央行也从创新领域新招一位司长,并将GCash放入了推动国家普惠金融和数字经济的大势,期望通过发展互联网金融,去弥补金融服务覆盖率低的现状。

在菲律宾,GCash的业务分5个维度,手机支付和充值、P2P、代发工资和商户支付,最后一个维度是刚起步的金融服务。乐于消费的菲律宾人,常常工资一到手就花完,他们对小额借贷的需求非常大。

根据蚂蚁金服提供的数据,超过80%的菲律宾成年人曾经借过钱,其中47%的人称为连续借贷者。2015年,菲律宾银行放出的贷款达220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17.5%。但63%的借贷者,贷款源是“非正式途径”,如地下钱庄等,通过银行贷款的借贷者仅为4%。

本地银行为了成本,更愿意服务高端客户,对于缺乏银行账户、甚至个人身份证的大部分人,它们无暇顾及,这种情况在菲律宾、印尼等东南亚国家是常态。于是,“Five/Six”的现金贷模式应运而生,这意味着这个月你借5元,下个月还6元,一算月利率20%,颇有点高利贷的意思。

“我们会把(月利率)控制在2%-5%,期限短,金额小,所以利率也非常低。”安东尼?托马斯介绍称,Mynt旗下除了GCash,还有一个专门持牌的小额贷款公司FUSE,两种服务都通过一个APP——GCash触达用户,还发行了跟GCash相关的MasterCard,方便人们随处使用和取现。

在缺乏整体数据的菲律宾市场,做好风控几乎不可能,金融服务很难扩大。安东尼?托马斯直言现在不赚钱,只是想积累数据调试自己的模型,对最核心的支付场景产生促进。

本地钱包生态在建立内部反馈,熊务真希望,未来这个优势能对蚂蚁金服另一个出海项目——支付宝跨境游产生联动。

海外旅行的中国游客数量日益增长,消费高、人数多,成为各国旅游业的争抢对象,拥有便利的移动支付,将成为吸引中国游客的一大优势。

微信图片_20180828110227.jpg

在马来西亚,如今已经有7座地铁站可以用本地钱包TNGD扫码过闸,马来西亚由此也成为了全球第二个可用二维码坐地铁的国家。

东南亚国家薄弱的信用卡市场,反而成为移动支付的突破口。“移动支付产品想进入信用卡高度发达市场,没那么容易。但移动支付可以直接跨越信用卡阶段,在信用卡薄弱地区对商户普及移动支付。”微信支付跨境业务亚太区负责人马遥表示。

在泰国、马来西亚等中国游客的热门旅行地,不少免税店和当地店面,早早摆出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二维码,当你为现金不够犹豫时,会有当地店员主动询问:“Alipay?”Forrester数据显示,2017年5月,微信已经对19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合规化接入评估,正式落地13个国家,支持超过10种外币直接结算;2017年4月,支付宝登陆欧美、日韩、东南亚、港澳台等26个国家和地区,支持18种境外货币结算。

腾讯在出境游市场的打法专注明确,直指中国游客和海外华人。微信支付的落地服务多由本地服务商来进行,它的海外员工人数不及支付宝的百分之一。这种打法推进快速,但是短板明显,仅聚焦于中国游客群体,市场规模太小。

吉隆坡机场的一名免税店负责人亚历山大告诉记者,中国游客已经占到店内交易量的60%,原本新加坡和吉隆坡的店内接入了微信支付、支付宝和银行卡的支付端口,但后期想简化移动支付方式时,一番权衡后,吉隆坡免税店面仅保留了支付宝。

安东尼?托马斯亦直言,在包括菲律宾在内的非华语地区,社交媒体是Facebook的天下,仅在菲律宾,Facebook Messenger的用户就超过3600万。因此,GCash也选择了与Facebook合作。

“现在我们是最大的优势还是本地的用户。”熊务真说,本地钱包的用户和中国出境游客集中的商圈和商户不是完全重叠的,但是未来有可能做一些合并。最新的合并趋势便是“二码合一”,即同一个二维码,本地人能用GCash扫,中国游客能用支付宝扫。

得益于土地肥沃,菲律宾人撒一把种子,就能长出一片草坪。中国互联网人能在这片刚起步的支付蓝海收获多少,还需开垦更大的市场规模,才能见分晓。

原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梁睿瑶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