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一级市场估值缩水洗牌在即,LP该如何制定新投资策略?

FOFweekly 08月10日 干货
目前一级市场的看法:最大的机会来自于存量资产的出清、重估和流通。

前言:

“防风险去杠杆”的内部环境和加息紧缩的外部环境,宣告中国以间接融资为主体的信用扩张周期已经结束。过去多年资金面宽松对应“资产荒”的局面,让股权投资市场也经历了一场大跃进。

一级市场资产相对过剩已是现实。这里有资金面去杠杆的因素,也有二级市场注册制改革暂时中断的影响,包括资本市场分层一地鸡毛的现状。命门在于估值混乱和退出无路。二级市场的收紧和估值下跌,让一级市场濒临崩盘困境,资产面和资金面双重紧缩。

出清和重估,是目前一级市场的本质需求,也是出路所在。一级市场经历一场存量优化和淘汰机制之后,才能让行业有持续的增量发展空间。在这个过程里,伴随二级市场的制度变革,中国股权市场逐渐回归价值投资和分配社会资源的本质。

所以我们对目前一级市场的看法:最大的机会来自于存量资产的出清、重估和流通。

核心摘要:

1.一级市场库存已经严重超出海外水平:中国一级市场在不同阶段的投资,主要以IPO上市为主要退出渠道。目前一级市场库存已经达到GDP的11%(海外为6%)。

2.流动性的恶化会导致系统性的风险:中国一级市场出资端/资产端风险收益明显不匹配,类似于08年的次贷危机。因为中国经济去杠杆,流动性危机逐渐暴露即将引发整个市场的系统性风险,VC/成长企业将会严重受损。

3.同质化竞争并以IPO退出的投资策略收益率逐渐降低,市场面临洗牌:杠杆调整和资金面紧张会持续到至少2020年,15-17年投资的项目要去库存和退出。通过分析互联网泡沫和次贷危机后的基金业绩,我们认为市场上70-90%的基金都难以兑现业绩。

4.结构性调整会倒逼LP开发新的投资策略:不稳定出资LP会因爆仓或其他原因被市场淘汰,更多专业的LP(例如包括主权基金、养老基金等长期资本)将在一级市场扩大投资比例。它们会倒逼市场开发新的投资策略:与次贷危机后一样,最大的投资机会将来自于解决市场问题的投资策略,这包括资产重组,无论是在资金端还是在资产端。

一、中国一级市场的马太效应

2014年以来,中国一级市场迅速增长。2017年,中国一级市场共成立人民币基金3500支,是2014年的5倍;总募资金额达1.67万亿元,是2014年的4.5倍。一级市场的投资速度也相当快。2017年,人民币基金总投资金额为1.1万亿元,占当年募资金额的66%,达到三年来的最高点。9万亿的资管规模中,70%的未退出的投资来自过去3年。资金快速而疯狂的涌入,加上18年上半年断崖式交易量的下跌,让市场参与者不得不担心宏观环境带来的系统性风险。

1.资金集中在成熟项目和头部项目

2014年前,项目单笔投资金额比较平稳。但2015年之后,项目的单笔投资金额开始扩大,不同阶段项目的平均单笔投资金额出现了明显的分化。总投资数量却在2015年开始下降,但明星项目融资规模却越来越大。

1.jpg

2.其他项目嗷嗷待哺

马太效应同样体现在项目再融资上。由于15-17年投资的扩张,更多企业嗷嗷待哺,但相应的再融资比例开始下降。通过对历史数据进行测算,如果一个项目在第二年没有进行再融资,其无法退出或失败的机率高达70%。根据当前一级市场低迷的募资情况,我们预计15-17年项目再融资的比例并不会回到2014年前的水平。

2.jpg

二、一级市场库存远超海外

IPO仍然是中国一级市场项目退出的主流方式,占2016年所有VC基金退出方式的35.9%。但由于国内上市要求的盈利标准较高,并且一级市场上大多数为科技类企业,超过2/3的IPO去了海外的美元市场。2016年,超过50%的资金来自香港的资本市场。从绝对数量上来看,成功率是千里挑一:2017年有近万家企业进行了融资,仅有几百家企业上市。

3.jpg

一级市场项目的退出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据不完全统计,各个阶段的基金退出数量占比在5%到30%之间不等。与海外市场相比,中国一级市场已经严重超库存:中国一级市场9万亿的资管规模占GDP的11%(而全球私募基金只有GDP的6%)。

同时,中国市场去年每4块钱的投资,仅退回1块钱;在海外,一级市场每年每投资1块钱,便能退回2块钱。相比之下,中国一级市场拥有1.8倍的资产管理规模,对应的却是1/8的周转速度。

一、二级市场行业分布的断层是造成退出慢的原因之一。中国一级市场以早期投资项目为主,创投和成长资本约占整个一级市场总投资额的75%。中国一级市场的资金集中在新经济和泛科技领域,热门行业包括互联网、金融、连锁及零售和物流等。

4.jpg5.jpg

从2017年数据分析,一级市场泛科技类公司投资金额占比超过市场总额的50%。然而,A股市值却主要集中在金融、地产和基建等传统行业,以国企为主。科技股占比低,在市值超过200亿的A股公司占比只有10%。美国二级市场科技股占比相对较高,达到了25%。

一、二级市场由于行业分布断层严重,进而使得资本兼并和并购协同性降低。较高的上市门槛和较大的行业差异造成了大部分一级市场资产不得不从海外退出。

6.jpg

中国一级市场集中在早期和成长期阶段,再加上退出渠道过于依赖IPO,导致项目难以退出。美国的投资策略更多是互相创造流动性的控股并购:买方向卖方提供退出流动性,并不是所有资金都投入到企业发展中。在美国,通过IPO退出的公司只占总项目数量的4%,更多的退出是通过企业并购(46%)和基金之间互相交易(50%)两种方式。因此,美国一级市场的流动性和资产周转速度都远远高于中国一级市场。这种买方向卖方提供流动性的市场机制也相对成熟,定价与估值也往往反映企业内在价值。

7.jpg

而在中国市场,大部分的资金都实实在在地进入了被投企业。由于一、二级市场存在巨大的估值差异和套利空间,所以无论是天使轮还是pre-IPO轮,中国一级市场大部分的投资策略都依赖于IPO退出。不像海外,中国欠缺互相提供流动性的高效机制。因此在流动性欠缺的时候,账面估值往往没有参考价值:上一轮的抬轿子,很可能在周期反转后被腰斩。

三、一级市场的系统性风险

中国一级市场系统性风险来自于,资金端和资产端的风险偏好断层:中国一级市场超过50%的资金来自于政府、国企和金融体系,大部分明股实债并有优先分配权,资产端却投资了75%的VC/成长企业。这种投资周期长,但资金端的要求却非常苛刻。

8.jpg

这种优先收益资金和高风险资产的断层也曾在美国发生:投行把资金端划成不同风险收益等级的资金池,但实际上在资产端,却造成了大规模的风险收益错配。央行加息把泡沫捅破造成了08年的次贷危机,浮动利息的次贷违约率最高达到40%。

9.jpg

这种出资结构看似能保障优先级的投资收益,实际上是给不稳定的VC/成长资产加了一层杠杆。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头部项目估值越来越高,他们至少不会完全亏损,而导致GP没有钱还给银行或政府。

去杠杆已经严重影响中国的LPBase:2018年颁布的资管新规开始调整银行表外的出资结构,并要求在2020年完成整改。更何况,除了政府和银行体系的资金以外,其他LP出资本身并不稳定,这些资金来自于散户、企业家或者上市公司。经济周期和股价波动会影响他们的出资能力,并且他们还有很多不确定的流动性需求。2018年7月31日,中登公司发布数据称,目前股票市场质押市值超过5万亿元,如果股票市场继续下跌,资金端的流动性将进一步缩紧。

在资产端的退出,不确定因素也开始增多:贸易战、美元加息、人民币汇率下跌、A股下跌等都不利于国内外的IPO退出。虽然小米上市估值已经低于预期,但2018年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的高峰,超过2014年阿里和京东上市时的热度。头部项目都争先恐后赶着上市,这是因为在不确定的宏观环境下,IPO窗口可能关闭。

在中间最受打击的是还没有孵化成功的VC/成长企业。2018年上半年,一级市场交易量同比下滑50%,已经跌破2015年同期水平。在这个时候,金融周期的反转不仅影响社会资金面的流动性,同时也会影响一级市场企业的盈利能力和投资者最终的投资收益。在库存严重、头部项目集体退出的时候,资金端的紧缩意味着还有很多嗷嗷待哺的企业会因为此前估值过高,而无法融资或顺利退出。

10.jpg

“按照国际经验,一个完整金融周期平均长度约为16年左右,这表明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周期已经接近见顶,正大概率处于从上行到下行的拐点附近。”

                                                                                                     –规划研究部(社保基金理事会)

2018年2月

四、即将面临的大洗牌

我们认为中国一级市场将面临结构性的调整,并向美国成熟市场演变。

1959年末,美国只有155只公募基金。随着ThePrudentManRule在当年修改后,养老基金允许投资另类资产,美国一级市场因此开始在70年代迅速发展。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发展和多轮金融周期和市场洗牌,美国一级市场的投资策略已经变得非常多元化。

11.jpg

1.投资策略在金融危机中优胜劣汰

互联网泡沫期间,大量的资金进入VC/成长基金。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私募基金受到剧烈的冲击,99年设立的基金中,有64%的基金都没有回本。08年次贷危机中,最受损失的是房地产基金。

过于集中的投资策略容易引发资产泡沫,泡沫的破裂使得相应的投资策略失效。在重复洗牌的筛选下,资产和GP优胜劣汰。同时,随着投资策略的多元化,美国一级市场的抗风险的能力也逐渐加强:虽然次贷危机影响更大,未回本基金的占比却没有互联网泡沫时的高。

12.jpg

从美国一级市场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随着经济的成熟,VC和成长资本的机会将减少,另类投资策略也将多元化,延伸到房地产和基建领域。

市场格局已经变得非常明显:

1)头部效应明显,例如说黑石、KKR等已经形成头部品牌;

2)投资策略多元化,部分GP越来越专注,例如阿波罗和橡木擅长资产重组;

3)GP和LP合作的方式也更加多元化,这体现在有Temasek和加拿大养老基金参与过的大型跟投项目上。

回头来看以VC/成长投资为主的RMB一级市场,它才刚刚走完美国一级市场发展的前10年,并且没有经过金融周期的洗礼。

2.对比海外,中国一级市场即将洗牌

虽然长期来看中国市场会往成熟市场靠拢,但对短期而言过去3年的已投资产会影响整个市场的业绩,特别是从14年开始投资的机构LP。大部分一级市场基金并未经历过类似海外的金融周期,我们只能通过分析海外的周期,来对中国一级市场接下来的发展做一个预判。

信贷和资金面的变化往往会影响交易量和估值: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性也比较强,因为非上市企业往往以上市企业估值作为标的,并且利率也会影响资产在一、二级市场可以接受的融资成本。在资金面非常宽松且利率低的时候,资产总体估值往往偏高。相反,资金面缩紧的时候往往伴随的是交易量和估值的下跌。

这种一、二级市场的联动性也会对基金业绩造成影响:除了估值以外,一级市场的退出也会受二级市场波动影响(包括IPO退出)。据我们对比统计,一二级市场回报关联性高达45%。

13.jpg

基金设立年份产生的业绩差异特别明显:通过分析海外的设立年份在1995年-2012年的基金,我们对比了顶部成立基金和底部成立基金的业绩,并发现IRR差异高达一倍:金融周期顶部的IRR只有8%,但市场低迷时候设立的基金平均IRR可以达到15%。在金融周期底部投资的基金,在顶部退出,业绩就会好。相反,业绩就比较差。简单来说,BETA的收益差异主要来自于LP进入市场上的低买高卖(VintageEffect)。

14.jpg

小结:相比海外市场,中国没有所谓的Vintage分散,也没有策略的分散:70%的资金投资来自于过去的3年,而且都是冲着IPO退出的。

过于集中的投资策略和不稳定的出资结构使得中国市场有很大的系统性风险:一方面,政策使得资金端缩紧;另一方面,外部因素在挤压IPO窗口。之前资金面的宽松导致项目投资估值过高,现在的缩紧会造成资产增值和退出的双重困难。

在这轮金融周期的洗牌,杀伤力不会亚于2008年的次贷危机,更何况海外基金更分散,投资策略更成熟。对比互联网泡沫前设立并没有回本的VC基金(占比高达64%)和次贷危机前成立的房地产基金(没回本基金占比高达48%),在资金面宽松并且同质化竞争激烈时(15-17年)投资的基金中,拥有超过一万家GP的中国一级市场即将洗牌:最终无法兑现收益的基金占比可能会达到70%-90%。

五、市场倒逼LP寻求新投资策略

目前,中国一级市场主要存在两个问题。在资金端,LP出资结构不够稳定,并且还有很多不计收益的非市场化运作。在资产端,部分基金投资策略不成熟,同质化竞争激烈并且依赖外部因素过多。另类资产最大的特点是流动性较低且投资周期长,因此需要耐心的长期资本与合适的投资策略和市场标的做匹配。但是在中国,长期资本在一级市场占比不到4%;而在海外,长期资本(养老/慈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是另类资产投资的主力,占总出资的40%。对于早期投资较多的中国市场来说,一个企业的健康发展本身时间周期就很长,更加需要专业和耐心的资本。长期资本的进入,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资金端和资产端不匹配的情况。

15.jpg

但目前长期资本在一级市场配置偏低,主要是市场机制不完善:

“…加大对股权母基金(即投资于股权基金的基金)的研究力度,寻求发起设立母基金投资养老、医疗、健康等行业。以境外私募股权基金为重点,推动境外投资政策突破。研究完善自营指数化投资政策,争取适当扩大指数投资标的。”

—社保基金理事会17年的工作安排

这种情况在接下来3年会得到改变,因为有利于长期资本进入一级市场的因素在过去5年已经形成:

1)在过去的5年,VC/PE培养了一大批运营规范的新经济公司:在中国接近一万家完成B轮的VC投资中,有近1/3的公司成立于过去的5年。截至2018年6月,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有11243家,总市值为3.9万亿元,企业数量是2014年的7.2倍。超过50%以上的VC/PE公司布局在科技、医疗、消费等新经济行业;这些公司在财务法务、公司架构等方面,比民营企业更加健康。

2)市场的洗牌和重新定价有利于行业兼并和投资者退出:更多专业LP的出现会代替目前不稳定的出资结构,没有投资特色的GP会因募资困难而被自然淘汰。因为没有carry,部分基金会不计价格地出售资产或清盘。资产的重新定价有利于原投资者的流动性释放,并且鼓励同行业公司的兼并合并。

3)现下的退出困境也会倒逼市场开拓新的投资策略:过去大部分一级市场收益来自于一、二级市场的估值套利,这种策略在目前的环境中将逐渐失效。未来VC/PE将更多关注于企业的内在价值增长,和真正创造价值的并购机会。

4)一级市场的投资策略最终需要多元化,才能让长期资本放心的增大另类资产配置。相比国内10%的另类资产配置上限,海外主权基金的私募股权配置平均在10%-30%左右,高的甚至能达到40%(例如Temasek)。

六、当前:确定性投资机会

从长期来看,中国资本市场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从二级市场的角度来看,A股目前占中国GDP的70%,远低于美国(145%)或全球(116%)水平。

它的健康发展需要:

1)引入代表中国发展机会的新经济企业;

2)加大机构投资者的配比(例如增加MSCI权重并引入更多海外机构投资者)。

从一级市场的角度来说,解决二级市场的问题可以提升行业的匹配度,发挥私募和公开市场的资本协调作用,让更多新经济企业从A股退出。同时策略多元化会提高流动性,让一级市场优胜劣汰,并且健康发展。

市场良性循环首先要彻底解决过去的问题。这包括扶持优质企业上市,并加速不良企业退市。2018年7月27日晚,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的决定》。随着退市潮的来临和A股持续下跌的趋势,目前的成长投资收益率将逐渐走低。并且,在接下来的3年内,一二级市场套利空间会逐渐消失。资金面会持续紧张,杠杆调整会至少持续到2020年。

15-17年投资的项目要去库存,其他一级市场面临的问题包括:

1)高负债或其他原因导致项目融资困难,甚至是资金链断裂;

2)IPO退出收益不稳定且同质化竞争激烈;

3)LP没有退出流动性,但基金即将到期。

现下的问题会演变成近期的投资机会。市场需要注重投后管理、产业整合和优化资本结构,能解决市场问题的投资策略都会有超额的收益。这来自于:

1)流动性的收益

2)策略差异化的收益

3)政策的红利

我们看到的符合当下宏观环境的投资策略包括:

债转股:这能解决高负债的问题,通过优化资本结构从而降低融资成本,并且提供资金空间用于提升盈利能力。

控股产业并购:这能解决IPO退出和投资者利益统一的问题,并为现有投资者释放流动性。对企业盈利能力的提升可以真正提升资产的内在价值。中国还有很多行业非常分散,相比海外还有更多整合并购机会。

基金重组:通过调整LPBase和LPA来解决基金已经到期的LP没有退出流动性的问题。这样GP不用贱卖资产,LP也可以获取流动性,基金底层资产出资结构也能得到优化。对于没有carry的基金,这种调整也能注入新的驱动力,帮助有潜力的GP继续发展。

七、总结和预测

中国一级市场已经陷入流动性和结构性危机。在金融稳杠杆的环境里,银行和财政资产被优先救助,表外借贷和股权一级市场则属于去杠杆的对象。在未来3年时间里,一级市场从项目到资本,都会经历一轮残酷的寒冬。

除了极少数头部项目,大部分项目和基金要么面临估值缩水,要么因资金链问题而出局或被并购。

LP会在这个过程中,逐步走向专业化。已经投出的资产存在巨大转让、并购、重组的需求。在次贷危机后,美国市场有一批专门从事资产重组或行业并购的GP。通过释放流动性和解决结构性的问题,他们帮助市场恢复金融秩序,因此获取了丰厚的收益。

我们认为:中国市场会经历类似的结构性调整,那么它也会带来一些时代性的投资机遇。

16.jpg

原文来源:复航研究院 作者:FOFweekly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