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报道

顺丰再被套现153亿 通达系股东集体“倒戈”投奔菜鸟?

李洪力 08月10日 出行物流
为什么顺丰主要股东要急于套现呢?套现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t01c751d5c75e242123.jpg

中国物流大战可能还没真正开始就要结束。

8月7日晚间,顺丰控股发布公告显示,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监事刘冀鲁等四位股东拟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合计不超过7.7282%股份,嘉强顺风及元禾顺风减持比例不超过3%,顺达丰润减持不超过1.5%,刘冀鲁减持不超过0.2282%。计划于今年8月29日至明年2月25日期间,合计减持约3.41亿股。根据公告,以45元/股计算,减持完成后上述股东将套现超过150亿元。

几位股东套现并非首次。就在今年4月底顺丰控股发布公告,顺丰控股持股20.83%的四名股东拟在4月30日至2018年7月29日期间,以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不超过7.53%的股份,减持价格不低于45元/股。如果四家股东均按高限数量减持,套现达149亿元。

也就是说,加上此次套现,这意味着一年时间内已累计套现近300亿元。如此高频且大规模套现,顺丰股东意欲何为?

最新消息,目前顺丰控股总市值为1935亿元,已跌破2000亿元。

为何频频套现?

为什么顺丰主要股东要急于套现呢?套现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按照之前顺风发布的公告称,“本次股份减持计划系股东的正常减持行为,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股权结构及未来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也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这样的解释却不能止住顺丰股价持续的跌落。

时间财经通过翻阅顺分控股4月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发现,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顺达丰润、监事刘冀鲁这四位股东都位列前十,且顺达丰润持股最多。其中,刘冀鲁的女儿刘凌云也在十大股东之列,父女两人属于一致行动人。

刘冀鲁与顺丰的关系广为人知。顺丰控股是通过刘冀鲁的鼎泰新材借壳上市,在顺丰借壳之后,根据规则,刘冀鲁陆续减持手中的股份兑现。截至2017年三季度,刘冀鲁持有顺丰控股股票数量总计1亿股,占总股本比例为2.27%。今年第一季度刘冀鲁和女儿刘凌云的只剩3000万股。

刘冀鲁是按照规则减持股份,除顺达丰润,另外两大股东却有着强大的背景。

嘉强顺风、元禾顺风都是国开金融参股,都拥有国有资本血统。首先,嘉强顺风,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8月嘉强顺风募集资金约24.4亿元而成立,由中信资本负责管理。

时间财经查阅天眼查梳理发现,宁波国开物流是嘉强顺风最大的股东是(以下简称“宁波国开物流”),持股比例为58.97%。而宁波国开物流的合伙企业为国开金融,而国开金融是国家开发银行的全资子公司。因此,嘉强顺风为由中信资本担任管理人的股权投资基金,基金的最大背后出资人是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

其次,元禾顺风,宁波国开物流合伙企业也是元禾顺风的股东,持有元禾顺风19.75%的股份。公开资料显示,元禾顺风于2013年9月成立,注册资本25.5亿元,股东包括苏州元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宁波国开物流合伙企业等企业。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前夕,《纽约时报》发表过一篇名为《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的文章,称阿里巴巴股东中充满权贵资本,三大私募基金——博裕资本、中信资本和国开金融在2012年参与了普通股认购。根据2014年中的披露,两者持有阿里巴巴1.1%和0.47%的股份。

无论中信资本与国开金融与阿里、顺丰有怎样的复杂关系,从目前来看,顺丰控股的市值即使跌破2000亿元,但减持者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依旧赚了一大笔。

深圳某私募基金行业研究员陈晨曾表示,嘉强顺风、苏州元禾顺风可以被看做是国开金融、中信资本控制下的一致行动人,主要是财务投资者,而并非战略投资者。因此,减持也是可以理解。

83b0aac6718547a8af41d4d44d4af471.jpeg

集体倒戈投奔菜鸟?

四大股东的减持,顺丰股价的持续下跌,加之嘉强顺风、元禾顺风两家有着共同国有血统国开金融,国开金融又是阿里的股东,复杂的关系很自然的让人想到他的竞争对手菜鸟网络。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6月6日,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宣布投资5亿元成立丰巢科技。其中,顺丰持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持股20%,普洛斯持股5%。交易完成后顺丰系持有丰巢科技的股份达到近70%,将主导丰巢科技的运营。

但两年后,戏剧性一幕出现——通达系全部倒戈,转让丰巢股权,纷纷加入菜鸟网络。今年6月,申通快递发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申通快递有限公司向深圳玮荣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转让所持的丰巢科技9.09%股权。同一天,韵达股份也公告称,公司及旗下子公司拟将持有的丰巢科技13.47%股权转让给深圳玮荣。交易完成后,申通、韵达及其子公司均不再持有丰巢科技的股权。

在宣布退出丰巢公告之前,通达系早已做好了准备。在2018年5月底,圆通、中通、申通宣布向菜鸟供应链全资子公司“浙江驿栈”增资31.67亿元,投资理由是:各方将致力于提高末端派送时效,拓展多元化派送渠道。

目的显然已经摆在了桌面上,有报道称,快递公司此次是被迫退出,顺丰作为丰巢大股东,在通达系快递入股其他公司问题上很强硬,要求通达系快递公司从丰巢退股。

丰巢相关负责人针对媒体的质疑回应,快递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有自己的商业选择,丰巢不存在清退行为。

不管是强迫退股,还是选边站队,本质都是为了数据。2017年顺丰菜鸟之战能解释很多问题,菜鸟指责顺丰2017年6月1日凌晨宣布关闭对菜鸟的数据接口。随后,顺丰曝出猛料称是菜鸟率先发难封杀丰巢,最终目的是为了让顺丰由使用腾讯云切换到阿里云。如果顺丰的数据进入阿里云,阿里就会将顺丰纳入到自家的网购体系中了,能够轻松将顺丰控制在自己的物流体系之中。

刘强东曾表示,菜鸟网络本质上是在几个快递公司上搭建数据系统,几家快递公司的大部分利润都会被菜鸟物流吸走。

王卫向父亲借了十万元成立了自己专门为别人送货的小公司到1993年6月份王卫在广东成立顺德公司,再到今天成为坐拥近2000亿顺丰控股。顺丰的路与菜鸟截然相反,一个是贫民窟历练出来的百万富翁,一个是没有经历失败直接上位的达官贵人。但菜鸟和丰巢的对垒下对中国物流行业发展未必是一件坏事,双方通过竞争的形式共同推进未来物流业向智能化、数据化发展。

原文来源:时间财经  作者:李洪力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