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明天挂牌上市,但直播的“坏日子”才刚刚开始

魏昕悦 07月11日 文娱

1.jpg文丨不凡商业记者 魏昕悦 

本周,继小米之后又一家企业港交所挂牌,映客将在明天登陆港交所。

跟这一轮上市潮相对应,2018将是直播平台扎堆谋上市之年。

早前,游戏直播双雄虎牙、斗鱼都传出上市消息,虎牙领跑。秀场直播三杰花椒、一直播、映客也都是上市热门,据微信公众号“小白不菜”爆料,秒拍、小咖秀、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已敲定了上市承销商,而最近花椒与六间房传出重组消息,似乎在为上市蓄力。映客则低调的发布招股书,宣布将于7月12日在香港上市。

相比同期上市的其他企业,映客显得十分低调,或许经历了A股借壳上市的挫败,映客不想这一次再出现什么小插曲。这一次映客成为继虎牙之后,独立上市的直播第二股。

2.jpg

之所以谋求尽早上市,显然是直播这个风口很可能就要过去。经历了2014年至2016年的狂热,流入直播市场的资本逐渐冷静下来,在平台竞争、内容监管、短视频兴起的多重冲击下,直播平台想要进一步发展,上市成了最便捷的出路。

事实上,映客就是不断谋求上市的代表。“上市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如何提升存量用户粘性,拓宽变现渠道是直播平台必须面对的艰难课题。”一名投资人表示,扛过这些坎儿,(直播平台)才能活下去。

愈发崎岖的上市路

对于直播平台来说,上市之路或许会越来越崎岖。

2017年6月20日,宣亚国际发布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计划协议收购映客直播创始团队在内的蜜来坞48.2478%的股权。如果交易如期履行,映客将顺利进入资本化市场。“这一交易并不是映客被卖掉,而是资本化的方式。重组合并是公司想要与资本市场挂钩方式之一,映客选择这种方式是团队资本化的一种选择。”映客投资人,昆仑万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亚辉很看好这场交易。

可惜,宣亚国际和映客的这段爱情就像“龙卷风”,来去匆匆。同年12月15日,宣亚国际公告,由于公司未按约定在2017年12月15日之前,发出召开审议本次交易相关议案的股东大会通知,综合考虑本次交易的推进实施情况后,各方一致同意终止本次重组事项。

3.jpg

业内人士称,这场草草收场的“蛇吞象”故事,是映客借钱给宣亚国际收购自己。宣亚国际以29亿的总价收购映客直播的主体公司蜜莱坞48.25%股权,采用了全现金而非股份交易,以规避监管(股份交易需审查),最大的亮点是这笔收购资金74%都来自于映客创始团队。彼时,宣亚国际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官方财报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宣亚账上的货币资金只有3.33亿。

“(映客)太着急上市了。”一位接近映客的人士向笔者透露,映客上市一方面是急于走向资本化道路,另一方面想在更大的平台上谋求合作,拓宽盈利渠道。“映客不仅想借宣亚国际上市,更多看重了它的品牌业务。”宣亚国际作为营销媒介,与国内外许多大品牌均有合作关系,这对于映客拓展广告业务来说,是一条捷径。

败走A股并没有阻止映客上市的决心。收购失败后,紫辉投资创始人郑刚曾预测,映客是一块“香饽饽”,市场历练的盈利模式、海量的互联网用户、强大且健康的现金流,这些互联网企业重要估值维度,映客一个都不差。“映客上市是水到渠成的。”郑刚公开表示。

就结果来看,郑刚是正确的。映客预计将以最高88亿人民币的估值在香港上市,但这个估值远远低于同为直播平台的虎牙,目前,虎牙市值为454亿元人民币。

这一方面有可能是映客为了上市的“委曲求全”,另一方面对于旋即即逝的风口类公司来说上市的时间窗口太重要了。

风口上没坐稳的直播何以为继

尽管崎岖,映客也终于得以上市,但是千播大战的后遗症,一直在影响着直播行业。

2014年开始,各路资本初试直播领域,让整个行业突然裂变,快速演变成千播大战的局面。快速野蛮生长让行业内乱象丛生,低俗内容引来了监管大锤,高价挖角主播成为平台之殇。“在主播上,映客吃了不少亏,可以说是被挖角最多的直播平台。”映客主播王洋(化名)向笔者透露,映客在某个时期内,遭遇集中挖角,优质主播纷纷被一直播、花椒等平台挖走。“优质主播流失,不仅会带走粉丝,也会影响平台收入。”

根据映客招股书,截至目前,映客99%的收入仍来源于直播业务,主要为虚拟礼物销售和直播打赏。在资本红利的时刻,各大直播平台并没有过多考虑变现问题,仍以不计成本,吸引流量为主,但随着千播大战的硝烟逐渐淡去,头部平台日趋稳定,获客成本、存量用户粘性、盈利渠道拓展都成了直播平台必须要考虑的课题。

4.jpg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波峰,也是映客最风光的时刻。2016年第四季度,映客月活用户达到3000万的最高值,随后连续两个季度急剧下滑,2017年下半年才略有回升。而平均每月付费用户数量则从2016年第三季度开始减少,截至到2017年年底,降至65万左右。

内容监管和短视频的出现冲击的是整个直播行业,让资本也冷静下来,直播平台必须想办法自救。其实,2017年,映客做出了许多调整。对主播进行制度化签约,留住优质主播;拓展游戏直播,增加目标用户群体;也尝试了短视频内容,开发用户社交领域,追风知识问答。“基本上,风口上的领域,映客都在努力尝试,可是大部分以失败收场。”王洋说,映客前期走的太顺,过度依赖秀场直播,如今秀场直播断崖式衰落,很难及时转型。

可以说直播在风口上屁股还没坐稳,就遭遇了短视频的正面猛攻,基于一个平衡点共存还是被取代,是直播们需要面对的。

直播求生路

一级市场冷静,二级市场求生。

错失直播第一股的“映客”,最终还是在香港独立上市了。明明是直播行业的排头兵,映客上市却一路低调。在投资者推介会上,映客直播创始人奉佑生说:“人内心是孤独的。”在直播行业,映客的求生之路也甚是孤独。

今年年初艾媒咨询发布《2017-2018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2017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为3.98亿,增长率为28.4%,增速明显放缓。在市场疲软的大背景下,花椒与六间房选择了抱团取暖,映客则坚定的选择上市求生。

5.jpg

当初宣亚国际收购映客,给出60亿的估值。时隔9个月,映客上市估值为88亿,就一家互联网公司来看,这样的增长并不正常。这也是业内人士猜测映客“惨淡”、“贱价甩卖”的原因。

“你丑你先睡,我美我直播”的火热已经成为历史,映客已经找不回2016年的风光。映客在争夺用户和主播上已经败下阵来,如果再不改变单一的变现模式,就只能成为行业的炮灰。

映客本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香港路演中,映客表示此次所募集的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方面。未来映客将会聚焦广告业务拓展、娱乐产业链化和多元化行业渗透,这也是映客短、中、长期的成长空间所在。

对于基石投资者的选择,也传达出映客强烈的求生欲。映客的基石投资者是分众传媒和B站。

6.jpg

分众传媒市值近1400亿,是传统广告业务的龙头企业。资料显示,分众传媒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堪称户外屏广告霸主,并且荧幕数量的增速保持在20%以上。其丰富的线下渠道将与映客的线上渠道形成互补。

A站卖身,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已经成为了二次元领域的绝对霸主,这无疑是映客实现多元化行业渗透的强大助力。据了解,映客已与其签订两份投资协议,投资额共计4000万美元。

本文是不凡商业媒体原创文章,作者:魏昕悦,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赞(0)
呵呵(0)
有料要爆,希望项目被报道,请点击寻求报道

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